/邪教曝光

以“双修”为名骗奸女信徒,疯狂敛财近千万! 又一邪教组织被打掉,教首被判19年!
作者:李林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20-06-15
打印

在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孟寨镇一条不算繁华的马路旁,一座占地近百亩、由多座小楼大片园林构成、整体装修富丽堂皇的庄园,突兀地矗立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农田里。

表面上看,这是一家搞珍奇植物观光的生态园。淡黄色的围墙内,一株株探出枝叶的果树,似乎也在极力向外界证实这一点。然而蹊跷的是,这座庄园常年大门紧闭,四处都装有摄像头,屋顶甚至还设有哨岗,不时有人巡逻盯防,俨然一副碉堡模样。

庄园屋顶上的哨岗

这里名曰“生态观光”,外人却不能轻易进入,里面的人也不怎么出来。周围有村民路过,只觉得这里“很神秘”“很奢华”“看着像个庙”,却鲜有人知这个2008年起就落脚此处的庄园内,究竟住着什么人,在干些什么事。

事实上,生态园虽以公司为名注册,但这么多年过去,周围的村民甚至都没见过它对外做过什么生意,可园子的主人似乎总有大把花不完的钱,规模还越建越大。偶尔进去过的村民常常咋舌,园内遍布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鸟语花香,如同世外桃源。

这些钱都从哪儿来?里面究竟住着什么“大人物”?村民不得而知。

直到2017年4月8日凌晨,在公安部部署下,河南省公安厅组织漯河等12个省辖市公安机关统一收网,终于揭开了这座庄园的神秘面纱。

原来,这个外观看似普通的园子,竟然是一个名为“日月气功”的邪教组织窝点!教首温金路通过编造歪理邪说实施精神控制,竟让2000余名信徒对其顶礼膜拜,心甘情愿献上大把钱财供其享乐。而其中表现最为“忠心”的信徒,才有资格被温金路选入庄园和他共同生活,像仆人一样伺候他的生活起居,为他拼命劳作——而这,还被所有信徒视为“最高荣誉”,甚至有信徒为了将自己的子女送入园内,不惜花重金“托人情”“找关系”,温金路则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一切,如同“皇帝”一般。

2020年6月15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温金路等7人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作出一审判决。其中,教首温金路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强奸罪、强制猥亵妇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其余6人犯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分别获刑2年10个月缓期3年执行至3年6个月不等。

2020年6月15日,河南省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温金路等7人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案作出一审判决

至此,诱骗信徒争相供养、散布邪说扰乱社会、发功“治病”害人殒命、迫使多名女信徒与其“男女双修”致多次堕胎……以温金路为首的“日月气功”邪教组织,斑斑劣迹暴露在世人面前。

40多岁的泥瓦摇身一变成“大师

“我后悔!太后悔了!骗了我20多年的青春啊!”在河南省漯河市舞阳县看守所,铁窗内的高丽红泣不成声。

这个已年近五十的女人,自1996年起就开始习练“日月气功”。被抓捕时,已发展成为该邪教组织的头号骨干,主要负责组织联络和收缴“奉献款”。

“当年工作不顺,身体又多病,后来有人到我们那里宣传,说练这个‘功’能治病,还说这是积德行善,可以给自己转运。”

高丽红说,“日月气功”的修炼姿势很简单——以双腿盘起打坐,两只手分别放在左膝和右膝上,左手托太阳,右手托月亮,然后闭眼默念12字口诀:“心要慈,心要善,去邪恶,心不贪”。

“感觉这说的也都是向善的,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就跟着加入了。”

事实上,大多数陷入邪教组织的信徒都和高丽红一样,他们原本性格淳朴、心性善良,对美好事物充满渴望,也迫切地盼着可以有一种力量来改变命运。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邪教组织在发展信徒之初,都不会暴露自己的“邪”性,经常将自己包装成一副美好形象,以增加迷惑性和吸引力,诱使人们主动加入。然而,一旦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邪教组织就会用各种各样的“洗脑”手段,潜移默化转变人的思想,一步步将信徒变成言听计从、唯“教主”马首是瞻的牵线木偶。

据高丽红回忆,自己刚接触“日月气功”时,就是照着功友教她的姿势每天坚持练。一段时间后,似乎觉得“身子好了些”。其实这和现在流行的瑜伽、广场舞等锻炼方法没什么太大区别,只要每天坚持动一动,多少会有点强身健体的作用,但在那个流行气功又夹杂着各种玄幻吹捧的年代,高丽红坚信,她练的这个“功”,就是能让人拥有某种“神力”,于是愈加痴迷。

再后来,功友告诉她,要想达到更好的效果,还要学习相应的“功法”理论。而这套理论,全都出自一位据说身怀“特异功能”、可通过发功给人治病的“大师”之手。“大师”还告诉他们,只要按照他的教导修炼,人人都可以获得和他一样的“神奇力量”,“你可以用这种‘力量’救自己,也可以用它来救别人”。

记者后来从警方搜集的证物中看到,这套所谓“功法”,除了一些简单的理论外,其实大多都是些顺口溜,里面充斥着要“看淡金钱”“看淡亲情”等思想,其中一首《出火坑》这样描述——“钱财是个害人精,儿女是个无底洞,守着钱财一场空,为着儿女苦营生”,劝导信徒要“转换观念、跳出火坑”,尽快从中“解脱、觉醒”。在这类思想的灌输和鼓动下,很多信徒觉得钱财无用,纷纷将积蓄拿出来捐给这位如“人生导师”般让自己“开悟”的“大师”。

这位“大师”,就是温金路,今年已经75岁。被捕后他曾对民警交代,“日月气功”其实就是一个他编造出来用于敛财的工具,“我教的那些气功都是假的,都是为了骗大家的钱财哩!”

但当年在温金路的巧言令色下,高丽红等一批信徒都将其奉若神明。因为练功方式简单,传播非常迅速,据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2000年第一次被查处前,“日月气功”组织已蔓延至29个省区市,裹挟群众13万余人。

“我们感觉到他很神圣,同时也很崇拜他,觉得只有跟着他才是唯一的出路。”信徒赵梅(化名)说。她告诉记者,温金路常给信徒们讲,他是“苍天的代表”“宇宙的代言人”,任何人在他面前都像一个透明体,身上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

然而,这个在信徒眼中手眼通天、无所不能的“大师”,在走上“神坛”以前,不过是一个初中文化、常年流转于各个工地给别人盖房子赚钱糊口的泥瓦匠。期间,他还开过店做过生意,但都以失败告终。

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全国气功热兴起,年近五十的温金路突然迷上气功,觉得它“很神秘”“是天地之间奥妙无穷的东西”。于是,他的人生开始走向了截然不同的下半场。

温金路自我吹嘘,是“神人”托梦让他完成了从泥瓦匠到“大师”的转型。

“那时候我喜欢气功,就经常看人家练功,回去后再自己研究。”1990年左右,温金路开始编造所谓气功理论,在他自创的气功动作里,他号称以左手托太阳、右手托月亮,就能慢慢感觉到左手和右手之间有一股气息相互运动,形成所谓的阴阳之气,并声称这样就能治疗身上的任何疾病。

至1994年,温金路炮制出“日月气功”,开始大肆蛊惑群众修炼。为了增加自己的神秘感,他还化名金光道,并以“大师”“老总”自居,向弟子宣扬“世界末日”,要求大家听命、顺从、积功德。

编造“解信号”“大调整”歪理邪说神化自己,有信徒信以为真治死家人

但是,2000年前后,警方的打击,让温金路的成“神”之路突然中断。

因为散布歪理邪说危害群众,2000年4月15日,河南省平顶山市公安局依法查处“日月气功”组织,以扰乱社会秩序对温金路依法处以劳教。

两年后,温金路解教释放。但他却不思悔改,又开始重操旧业,秘密纠集原“日月气功”骨干企图恢复组织。

这一次,他变得更加谨慎。为掩人耳目,温金路刻意藏匿身份试图逃离警方视线,从劳教所释放后未按规定到当地派出所办理户籍登记,消失在茫茫人海。为逃避打击,1998年他曾将“日月气功”更名为“意识保健”,这次劳教释放后,他又将其发展为“解信号”理论。虽然名字不同,但都是换汤不换药的骗人手法

温金路编造的用于蛊惑信徒的“解信号”理论

“信号统领来管辖,内心世界大冲刷……掌握信号威力大,取得成功不会差。”恢复组织后的温金路,每天都要求信徒认真学习他自创的“解信号”理论。

他宣称,信息在人体的反应叫信号,如果身体哪个部位出现不舒服了,即为受到“信号制约”,就必须根据他的指令去做,认真学习他编写的诗歌,方可解开“信号制约”。

他还声称,“每个人都有‘背后的老师’,看不见、摸不着,信徒在‘解信号’时,要与‘背后的老师’沟通交流,解除信号”。

期间,温金路先后编写了《弥勒佛》《放风筝》《装糊涂》《开心窍》等100多首诗歌,并命高丽红等骨干配上流行歌曲的旋律,录制成音视频分发给各地信徒学唱。他还蛊惑信徒,只有认真学习提高自己的思想认识,才不会得病,不会受“信号制约”。

表面上看是调节大家的心理,通过唱歌排解自己的情绪。但实际上是通过唱歌抓住人心,笼络大家的思想,让大家通过歌曲,对他更相信、更忠诚、更依赖。”信徒于燕(化名)说。她加入“日月气功”邪教组织,一信也是20多年。

温金路蛊惑信徒所用的宣传品

除了蛊惑信徒“解信号”能治病,温金路还编造出“大灾难”“大调整”等歪理邪说,称世界将会有疾病、自然灾害发生,绝大多数人类都会死亡,只有跟着他以及练“日月气功”的人才能幸免。

“他还经常给我们讲,将来要建立一个‘人间大乐园’。”于燕说,温金路所谓的“人间大乐园”是指一个没有金钱、没有儿女、没有国家、没有贫富的社会。“他给我们每个信徒描绘了一幅美好的未来。”

那么,温金路到底有没有“特异功能”?

被捕后,办案民警曾多次向他提出这个问题,但温金路每次都低头不语。有民警提出,有“特异功能”就现场展示,温金路也是一再推脱。记者采访时也向他询问是否真的有“特异功能”,温金路嘿嘿一笑,“我是相信自己有的,但现在功力不行啦!展示不出来了。”

事实上,温金路的信徒谁也没有亲眼见过他展示所谓的“特异功能”。但在那个连“隔空取物”“耳朵识字”等明显伪科学的行为都能被大多数人相信的年代,温金路的吹嘘,竟在信徒的口口相传中被当了真。

“没有人敢质疑,都害怕会因此损了自己的功德,会遭报应。”一位信徒说。

就连追随他20多年的高丽红也没见过,“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咱也不好说他到底有没有。”

但是,这个“忠诚”的信徒一面坚定地相信着“师父”,一面心里又直犯嘀咕。作为该邪教组织的头号骨干,她曾在温金路的授意下用“解信号”理论给别人治病,但事后又偷偷跑去告诉人家3天不见好还是要上医院。“万一把人给治死了怎么办,我也害怕会出事。”高丽红说。

可治死人的事还是发生了。

2014年,刘某安的妹妹不幸身患结肠癌,在驻马店市区一家医院住院,医生建议立即手术,但刘某安没同意。

“当时说‘日月气功’能治病,我想着我练过这个功,用‘日月气功’给她治治看,说不定能叫俺妹的病给治好。”

可刘某安发现,无论自己怎么发功,妹妹的病始终不见好。某安心想,难道是自己功力不够?于是,他又前往漯河舞阳县,找了一个“功力”更为“深厚”的人来给妹妹治病

“他跟我说一定好,可是看完病后,我妹妹还是没有好转。”刘某安迷茫了,自己还曾在温金路的“生态园”里无偿劳动了一年多,为的就是想给家人积功德、保平安,咋关键时刻不起作用了?

而经过这一番折腾,刘某安妹妹的病不但没减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没多久便去世了。刘某安这才明白,所谓能治病的“日月气功”,根本就是骗人的!

现在我一想起这些事,想到被蒙骗了那么多年,心里就说不出是啥滋味”,刘某安眉头紧锁,“太可恨了!”

但温金路总能找到一套说辞来自圆其说。面对一些信徒质疑发功治病没有效果,这位“大师”回答道:“你相信它就能治好病,不相信它就治不好,那些没治好的,都是因为‘心不诚’‘不顺应’‘不配合’,心里没有真正去理解,没有掌握其中真谛。”

建“道观”修“庄园”大肆敛财,数额多到连自己都“数不清”

有人因信温金路气功能治病而殒命,也有人为他奉献毕生积蓄最后察觉被骗而自杀。

家住山东的李某芝曾是温金路忠实的追随者。温金路劳教释放后,李某芝曾主动找到温,先后将自己全部积蓄都拿了出来,统统捐给了温。

“为了‘奉献’‘积功德’,她还把自己家的3套房子都卖了。”案发后民警走访了解到,李某芝的丈夫是一家玻璃厂副总,原本生活十分富足,但自从妻子接触了“日月气功”,开始走火入魔,后来竟痴迷到为“潜心修炼”坚持跟丈夫离婚,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要了。可怜的李某芝,把所有的钱都“奉献”给了温金路,自己最后落魄到捡路边的垃圾吃。

抛夫弃子多年后,悲剧发生了。2013年,有人在桥洞下发现了李某芝上吊的尸体。原来,李某芝事后察觉到自己被骗,无法接受现实,一直试图自杀。临死前,她还曾跑到婆婆家哭诉:“信了‘日月气功’让我走上不归路,我对不起一家人……”

而这,还只是温金路吸金罪恶的冰山一角。

据警方调查,在其劳教释放后准备秘密恢复组织的过程中,他曾向信徒提出要“二次创业”,让原来的信徒给他捐钱捐物开办企业,企图“以商养功”。

可温金路不懂经商,开了很多店,最后都赔钱倒闭了。民警说。

但温金路没有放弃,为了让骨干信徒长期跟随自己不离他而去,温金路又想到另外一招——建道观。

2007年,温金路开始在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湛北乡筹建“德福观”,计划将其打造为组织“圣地”,供信徒前往“朝圣”

大批信徒前往“德福观”

而筹建“道观”的过程本身,也是一次对信徒的集中“压榨”。他要求每个信徒都要“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好尽快将‘德福观’建起来”。

“要是手里有钱不给他,自己就会受信号制约。所以就想着干脆掏钱买平安吧!”何某梅是“日月气功”的一名老信徒,平时生活上省吃俭用,退休后做了点小生意,一辈子积攒了几十万,加上借亲戚朋友的钱,总共100万,全都打给了温金路。

还有一些家庭本就贫困的信徒,自己生活都十分艰难,还要拼命“奉献”。负责收缴“奉献款”的高丽红说,曾经有个年纪很大的农村老太太,身上只有5块钱,还拼命要塞给她。

“温金路曾经提出过一个理念:交‘奉献款’可以增加功德。所以在信徒心中,交的‘奉献款’越多,功德就越高。”办案民警介绍。

就这样,仅仅用时4个月,“德福观”建造完毕,建筑花费共计三四百万,全都是信徒所捐。

“德福观”

“德福观”的建成,不仅方便了温金路联络各地信徒,更方便了他通过信徒的“朝圣”收取“奉献款”。据警方介绍,仅2016年春节初一至初七,到“德福观”上香的群众就达到1万余人,单是“功德箱”就收到“奉献款”10多万元。

不仅如此,为了骗敛钱财,“日月气功”邪教组织还将魔爪伸向弱势群体,多次安排漯河、南阳等地骨干利用年节到敬老院“慰问”,传播歪理邪说,欺骗拉拢老人。

而在骗敛了信徒大量钱财后,温金路的野心也越来越膨胀。他又有了一个新计划——再打造一座“庄园”,供自己和长期追随他的骨干信徒秘密生活

于是,2008年,温金路指使信徒在舞阳县孟寨镇筹建“生态园”。落成后,这里变成了“日月气功”邪教组织的核心据点。除了温金路,里面住着的都是他最虔诚的追随者。为了打造神秘感,温金路还蛊惑信徒,只有“奉献最多”“最忠心”的人,才有资格入园和他一起居住。

但这些被选入园子的信徒并不是像温金路一样来享乐的,他们需要打理庄园、下地干活、伺候温金路的饮食起居……每天都要起早贪黑劳作,且都是无偿的。

“破私立公,无私奉献”,这是园子里提出的口号。“只要在这里好好干活,就能积功德,以后就能住上大别墅、开豪车。”信徒亮亮(化名)说。

这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在园子里一直无偿劳作了六年多,期间没有回过家,也很少跟家里人联系,因为温金路对园子的管理非常严格,来这里干活的人也不能随意出入。

“就是因为太相信他了,心里面太崇拜他,没有人去问为什么。”亮亮说。

除了干活,“生态园”内的信徒还要集中学习温金路编造的歪理邪说。他经常给信徒们讲,自己能够预测未来,不久后世界将会发生“大调整”,只有跟着他待在这个园子里,才能避免疾病和死亡。所以,“生态园”里的大部分房间,都储存了粮食、水等各类应急生活用品。

事后温金路交代:“这其实都是我凭空想出来的,我主要是不想让他们离开,想让他们留下来。”

为了进一步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同时也为了借机骗敛财物,温金路还时常安排高丽红代表他联系各地站点负责人,下令要求基层信徒抓紧储备食品、物品,以应对即将发生的“大灾难”。

但后来他说的那个‘大灾难’总也不来,我就有点怀疑。”高丽红说,几次让她通知大家赶紧买东西,结果事后啥也没发生,让她觉得“很没面子”,已经不好意思再跟各地负责人下达指令。“作为一个‘高人’,说话该是一言九鼎,不能出尔反尔啊!”

当时,园内的一些信徒也开始对温金路产生怀疑,想要离开。温金路见人心思动,就弄出了个《我的心声》,要求园内信徒都要在上面签名、按手印,发誓不离开园子,全心全意在这里“奉献”。

“他让我们每个人都产生了一种畏惧心理,总害怕自己一旦真走了,会给家人带来伤害。所以宁愿自己在这儿违背着良心、违背着意愿盲目地跟着他干,也不愿让家人受伤害。”于燕说。

温金路要求信徒签名、按手印,发誓不离开园子

就这样,通过利诱和恐吓,温金路借助“德福观”和“生态园”骗敛了信徒大量钱财。对“生态园”进行搜查的过程中,民警也没有想到,仅在其中一名核心骨干信徒的房间中,就搜到现金378万。

“温金路的房间到处放的都是钱,不管床底下、床头还是鞋盒里,任何地方都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总数有多少。”漯河市公安局一位办案民警向记者描述。

这个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老民警,早已见惯了各种“大场面”,但看到温金路住处堆满名烟名酒、成箱现金,连点钞机都烧坏好几台,还是倒吸了一口气。再想到大批可怜的信徒就是为了供养这样一个假“大师”落得凄惨度日,忍不住大骂:“这老东西,坏得很!”

经法院认定,以温金路为首的“日月气功”邪教组织共骗取信徒“奉献款”819万,其中部分钱财,已经被温金路等人挥霍一空。

以“男女双修”之名行淫邪之实,胁迫女信徒为其提供性服务

“在大家面前是一个被人尊敬的‘师’,其实背地里坏事做尽!”于燕控诉。

这个十几岁起就跟着温金路的骨干信徒,深得温金路重用,骗敛来的钱财,也都放心地交由她保管。但其实,每次面对温金路,于燕的内心都十分恐惧。20多年来,她的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对亲人也不敢透露的秘密——那个受众人崇拜的“大师”,曾多次胁迫自己与其发生性关系,导致她3次怀孕堕胎。

他强暴的时候,内心都是非常抗拒的,屋里关着门,自己在房间里哭了很长时间,有一种冲动,想给父母说,但害怕一旦给父母说了之后他们会伤心,所以那时候就觉得自己在忍气吞声。

如今年近40的她,一直没有结婚。“总觉得如果历史可以重来,我自己肯定不会再这样生活,但是历史是无法改写的……”

事实上,被温金路长期奸淫的女弟子远不止于燕一个。

温金路曾自称研究“信号”出现瓶颈,需要通过与女信徒发生性关系进行“阴阳双修”,好借助“阴阳之力”增加功力。

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他骗女信徒说:“是‘背后的老师’让我们做夫妻”,行夫妻之实,但无夫妻之名,还称只有进行“阴阳双修”,才能把“信号”发送给对方。

种种花言巧语,目的只有一个——胁迫女信徒为他提供性服务。可怜的信徒不敢反抗,只能任凭温金路为所欲为。

在警方掌握的受害者中,最早的一起发生在1994年夏天,温金路在家中对一个年仅20岁的女信徒实施强奸,之后的4年多时间里,温金路又多次强迫她跟自己发生性关系,导致其四次怀孕堕胎。

还有一个1988年出生、比温金路小40多岁的女信徒,竟被温金路强奸多达十余次!

更为荒唐的是,温金路还以“双修”为名,不顾当事人反对,胁迫两名女信徒同时为其提供性服务。

但是,她们谁都不敢声张,只能小心翼翼地把这个秘密藏在心底。一些受害人父母也是在案发后,才得知被自己亲自送去“修炼”的女儿,竟被自己崇拜的“大师”这样蹂躏,捶胸顿足,“被他骗了这么多年,我真是瞎了眼!”

秘密跟踪调查多年,民警深夜出击,恶贯满盈的教首终落网

为了掩盖累累罪行,多年来,狡猾的温金路一直想方设法躲避警方追查。2002年劳教释放后,温金路即开始有意藏匿,长期隐居,行踪不定。河南省公安机关经多方查找,终于在2011年9月发现其落脚点,并逐步掌握了其一批重要活动情况和线索。

鉴于该邪教组织严重影响社会稳定、严重破坏社会秩序、严重侵害群众利益,公安部和河南省公安厅高度重视,迅速建立专案,组织开展侦查。

但是,反侦察意识极强的温金路,以“德福观”和“生态园”为掩护秘密活动,为侦查调查工作制造了重重困难。2014年山东招远“全能神”邪教杀人案发生后,温金路嗅到危险,还专门给“生态园”的信徒“放假”26个月,让他们出外打工,试图转移公安机关视线。

面对如此狡诈的犯罪分子,为彻底摸清“日月气功”邪教组织内部人员构成并搜集犯罪证据,警方以“生态园”和“德福观”为中心,长期进行秘密跟踪和深入调查。经过一番坚持不懈的艰苦工作,终于掌握了温金路及该邪教组织涉嫌违法犯罪活动的相关证据!

2017年4月8凌晨1点,河南省公安厅统一指挥,出动1600余名警力,同时对全省各地骨干信徒实施抓捕!

行动前,专案组制定了多套详细预案,确保抓捕行动万无一失。许多办案民警都失眠了,眼看这个跟踪了多年的案件终于要收网,心里说不出的紧张和激动!

“只要一躺下,所有的预案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的脑子里一遍一遍过。”河南省公安厅案件侦办负责人郭军说,“最后我确定,天衣无缝,不会有问题!”

专案组绘制的精确的“生态园”布局图

“走这,走这,走这,上上上!”行动这天,夜幕降临,民警悄悄潜入庄园,直奔主楼,破门进入温金路及其贴身信徒居住的卧室区。此时,一个体形肥胖的男子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又被吓得缩起双手一路后退重新跌坐回床上。

“别动!警察!叫名字?”

“叫……温金路。”

抓捕“日月气功”邪教组织教首温金路

这次行动中,警方共抓捕传唤涉案人员174名,其中26名骨干人员全部网,现场收缴了大量物证书证,扣押奔驰、别克等豪华车辆14台,查获现金517万……

至此,这个作恶多年的邪教组织,终于被警方成功打掉。

河南12地市“日月气功”邪教组织骨干信徒同时被抓捕

从立案侦查,到统一实施抓捕,再到移送起诉,该案侦查审理过程长达两年。两年期间,办案民警克服了重重困难,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跋山涉水搜集证人证言,行程长达数万公里。侦查员袁警官,办理专案期间肺部出现阴影,医生多次催促他赶紧住院治疗,但为了不影响办案进度,袁警官每天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去输液,第二天照常办案,好在最后有惊无险。

鉴于该案中绝大多数信徒都是受温金路等人蒙蔽才参与邪教活动,因此在案件侦办之初,专案组就确定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如今,在公安机关的努力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绝大多数被蒙骗的信徒又重新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涉案人员除了温金路和极少数核心骨干外,绝大多数信徒都是受害者。”河南省开封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胡荣启曾是该案的负责人。他介绍,“团结、教育、挽救绝大多数,依法打击极少数”是党和国家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的基本政策。

“在处理该案的过程中,我们始终坚持这一原则,不但使温金路等人得到依法打击,还帮助被蛊惑的普通信徒全部得到转化和解脱,重新回归社会,达到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会效果的高度统一。”

头号骨干高丽红也彻底醒悟。“如果当初在选择人生路时能够分辨是非,或者是在发现一切不太对头时早点离开,也不会是今天这个局面……”

想到自己20多年的青春错付给一个荒唐的“大师”,不仅搭上自己的幸福,还坑害了很多无辜的人,高丽红满是悔恨。“骗子!大骗子!如果岁月可以回头,我绝对不会信他,我肯定会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好好经营家庭……”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