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用团体疗法帮助唐家三姐妹脱离法轮功纪实
作者:义宣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12-17
打印

团体疗法是指在团体情境中提供心理帮助与指导的一种心理治疗的形式。通过课题小组共同商讨、引导、解决痴迷邪教人员的心理障碍,使痴迷邪教人员以他人为镜、反省自己、深化认识、转变思想。据笔者多年帮助、教育、转化痴迷邪教人员经验发现,大多数邪教痴迷人员在家庭情感、沟通、关爱等方面均不同程度存在障碍。经实践表明,团体疗法适用于老年期或女性痴迷人员的心理矫治。最近,在浙江省义乌市委政法委、义乌公安和江西省抚州市临川区委政法委、临川公安指导下,我们反邪教志愿者与抚州监狱密切配合,采用团体疗法成功帮助唐家三姐妹成功脱离了“法轮功”。

唐金花(化名),66岁,义乌市佛堂镇人。2004年习练“法轮功”,痴迷“法轮功” 走向抗法,2015年之前曾经先后两次被判刑(一次被判刑三年六个月,第二次被判刑五年),一次拘役六个月;大妹唐金仙(化名),62岁,痴迷 “法轮功” 走向抗法,被判刑三年6个月,不久,因散发“法轮功”宣传品又被劳动教养一年;二妹唐金燕(化名),59岁,2004年习练“法轮功”,痴迷“法轮功” 走向抗法,先后被判刑二年7个月,被劳动教养一年。信“法轮功” 之前,唐金花姐妹三家经商赚了钱后在义乌、抚州购置了房子,经济条件优越、家庭圆满,是“法轮功”吞噬了他们三家的美好生活。

通过全面、系统地调查了解,唐金花、唐金仙、唐金燕痴迷 “法轮功”的因素有四。其一,健康因素。据唐金花讲,她信“法轮功” 之前,身体不适,平时精神不振,久坐无力,经常流虚汗冷汗,经常有头晕感,惧怕高空,长期失眠。其二,经历因素。唐金花经历了“三年自然灾害”,特殊的生活经历使她对“天”、“人”有一种近乎本能的敬畏感,时常渴望超自然的力量改变自己特别是消除疾病,李洪志的“清理身体”、“治病消业”等歪理邪说使她从轻信到痴迷。其三,环境因素。当地有一家族式邪教人员,经常窜到唐金花家反复劝说、交流,她在交往需要满足的情况下选择修炼“法轮功”,不知不觉地成为一名“法轮功”弟子,后成为义乌、抚州 “法轮功”骨干分子。其四,唐金仙、唐金燕 2004年在唐金花的劝导后加入 “法轮功” ,成了既家族式痴迷又是邪教顽固分子。唐家三姐妹仇视社会、仇视政府,仇视共产党,破灌子破摔,用对抗的态度混刑度日。

针对唐金花、唐金仙、唐金燕的实际情况,我们把团体疗法分解成五个步骤,分步实施。

第一步:五方会合对接,营造矫治环境

2018年3月5日,唐金花、唐金仙、唐金燕在抚州繁华闹市区公然“弘法” 散发“法轮功” 宣传资料,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三人都被判刑二年6个月,唐金花、唐金仙、唐金燕三人入监后拒不认罪,不思悔改,更不服从监规纪律,唐金花、唐金仙、唐金燕三人采取绝食对抗的态度混刑度日。其中唐金花绝食8次46天,最长一次28天。唐金花、唐金仙、唐金燕三人天天坚持打坐习练“法轮功”。 于是, 抚州市临川区委政法委、临川公安、抚州监狱与义乌市委政法委、义乌公安建立常态化信息沟通机制。五方多次会合对接(义乌市委政法委陈委员多次带领政法委、公安、镇政府、社区干部和帮教志愿者赴抚州),商讨对策,联手制订攻坚帮教方案。通过大墙内外联动,跨省联合攻坚帮教的模式,采取团体心理辅导方法,还邀请帮教能手强化攻坚帮教,营造矫治环境。

第二步:引导家人沟通,调适情绪心境

2019年8月,我们在做好唐金花女儿女婿的工作后,让唐金花女儿女婿陪同我们与唐金花进行交流。交流时,并不直接从“法轮功”入手,而是把话题切入点放在追求健康是人的基本愿望上,倾听唐金花谈自己的感受,经过几个小时的交流,我们发现唐金花的“情绪兴趣点”集中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抚养子女”、“身体健康”和“好人好报”上。由于我们没有直接对她修炼“法轮功”的行为提出批评,加之她的女儿在旁边不时说母亲为人善良,一生辛劳,身体不好等。唐金花感到“意外”,抵触情绪基本消除。她还主动谈起“三年自然灾害”期间自己走十几里山路找野菜抚养几个孩子的往事……女儿女婿的参与,让唐金花的态度明显转变,考虑问题也变得现实,能够配合心理矫治。

第三步:面对现实问题,解决心灵困扰

我们想方设法让唐金花在家庭中找到归属感,让她深刻地体验到亲情的温馨,压抑和孤独感得到缓解,很自然地把注意力从“法轮功”转移到现实生活中,我们引导唐金花为疾病的治疗多想想。疾病问题是困扰唐金花心灵的现实问题。

女儿女婿趁机动员她到医院检查治疗,并准备好了足额的医药费用,唐金花忧豫后同意。唐金花在女儿女婿的陪同下到市人民医院做检查,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吓一跳,检查结论为右肾上极囊肿、高血压三级、完全性右束传导沮滞、乙型肝炎等病。唐金花听完医生介绍的症状后,思想斗争很激烈。唐金花感到很“意外” :我这么痴迷信“师父”,“师父” 是 “神” 为什么不保佑我?经过我们和女儿女婿苦口婆心的劝导后,唐金花终于决定住院治疗并施行手术。唐金花住院治疗后,部分症状得到明显缓解,心情也明显改观。9月中旬,我们帮教志愿者与唐金花交流,交流中谈起了疾病的规律,并陪同他们家人观看《医学讲座》、还请专家医生现场指导等方式向唐金花讲解了有些人不得病,有些病可以自愈,心理暗示能够改变主观感受,适量的运动可以增强身体适应能力等。虽然唐金花的乙肝和高血压没有完全治愈,但她表示后悔修炼“法轮功”,耽误了治疗时间。

第四步:引导认知改变,促进思想转化

唐金花愿意到医院接受检查治疗,是思想破壳的重要环节,表明她已经开始接纳现实中的自我。此时的唐金花在内心深处仍然相信李洪志是“神”,自己修炼“法轮功”是“做好人”。之后,我们把心理矫治的重点放在“法轮功”歪理邪说的剖析上。首先是讲清“做好人”。与唐金花反复交流她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含辛茹苦抚养几个孩子的经历,说她本身就做出巨大贡献,是一个优秀的母亲,一直是一个好人,并不是修炼“法轮功”之后才是做好人。她的女儿也在旁边说了不少感恩的话,让唐金花的心灵暖阳阳的,心结也随之打开。其次是破解子乌虚有的“法身”。通过李洪志鼓吹“福报”和“恶报”的事例对比以及唐金花的经历感受为素材,使她明白了所谓的“法身”只是自己安慰自己,自己吓唬自己。在消除“主佛”情结方面,我们通过大量的事实、案例帮助唐金花认识到李洪志没有任何“神通”功能,自身难保,麻烦不断。随着家庭情感的不断加深,唐金花认识到亲人才是生活中最靠得住的人,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由于身体健康状态的改变和亲人之间的愉悦情感以及帮教志愿者的耐心引导,唐金花从行为上、情感上和认识上摆脱了对“法轮功”的心理依赖。我们趁热打铁,引导唐金花和我们一起做唐金仙、唐金燕的转化工作。在高压态势和热心感化有机结合下,同时以打好亲情牌为突破口,让其家人入监探望,传递亲人家书、照片、视频,劝导认罪悔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唐金仙、唐金燕对自巳所犯的罪行及错误言行有了全新的认识,并写下了悔过书、保证书和决裂书。

第五步:防止外部干扰,巩固矫治成果

唐金花与家人生活在一起并建立起良好的沟通关系,也治好了部分困扰多年的疾病,痛苦症状明显减轻,同时对“法轮功”也有了正确的认识。这期间,昔日的“功友” 又对唐金花三姐妹实施干扰,煽动唐金花三姐妹继续修炼,使其思想发生动摇,再次陷入“法轮功”的泥潭。为此,我们采取先入为主的办法,阻断其“功友”的干扰,使矫治成果得到巩固。由唐金花出面邀请昔日的“功友”座谈,唐金花当面介绍自己、回归家庭、吃药治病和接受矫治的情况,谈对“法轮功”的再认识。唐金花的女儿也向其“功友”表示,现在母亲年事已高,希望有一个幸福的晚年生活,不欢迎被“打扰”。此后,未见其“功友”再找过唐金花,矫治成果得到巩固。

今年11月下旬,笔者再次前去看往唐金花,唐金花、唐金仙、唐金燕 (唐金仙、唐金燕患高血压三级、冠心病)每天坚持适当的走路等健身锻炼,按时到医院复查,与人交流时语言增多,特别是能够主动劝昔日的“功友” 有病要到医院检查治疗,不要再相信“法轮功”那些骗人的鬼话,不要再打坐习练“法轮功”了,着实让人感动。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