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误信“法论功”让儿子落下了病根
作者:肖省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12-09
打印

图片4

近日,笔者作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走访了家住丰财街道下淀社区的原法轮功练习者王军。他对我讲述了他练习法轮功的经过。他说,我一度盲目崇拜李洪志,痴迷并相信他的“消业说”,给无辜的儿子留下了终生疾患,也给自己留下了无尽的遗憾和悔恨。我要把我亲身经历讲出来,希望大家不要再练法轮功,不要再被李洪志所蒙蔽。

那是1996年的中秋节,他和儿子去姑姑家吃月饼。看到表兄领着几个人在家里练习法轮功,姑姑家堂屋里原来放菩萨像的中堂也全部换上了李洪志的画像,只见那李洪志端坐在莲花中央,后边还金光四射,好象是个“佛祖”的模样,姑姑家已经把李洪志当着“活佛”来供奉。表兄还告诉他:“练习法轮功能强身健体,学习《转法轮》能提高心性,做到‘真、善、忍’”。他就想,自己的运气也不好,脾气又坏,对这样的说法很感兴趣,就稀里糊涂地跟在后边学了起来。回家时表兄还送给他一本《转法轮》的书,并对他说:“练这种神奇的功,暂时可能学不到头绪,要天天练,经常练才行呀,最主要的还要认认真真地学好这本书”。

一段时间以后,王军就天天去姑姑家学练法轮功,只要是同修的人来上门辅导的机会他更是不放过。师父说了:“真修大法,唯此为大”“修练要专一”。加之姑姑也支持他和表兄一起修炼。他除了在姑姑家里练习外,回到家里什么事也不做,埋头苦学《转法轮》,日夜专练“法轮功”。朋友喊他一起出去打工,一年还能挣到上万元的钱,他一心想“圆满”,放弃了出去打工挣钱的机会,专心至致地学练法轮功。家里人以为他神经有了问题。有一次,大概到了后半夜的光景,他父亲一觉醒来见他还打坐在地,口念“经文”,便一边骂一边对他说:“小时候上学有这么认真就好了,还不去睡觉,神经病!”他爱人不敢当面说他,背后老是在婆婆面前叽咕。母亲亲自去姑姑家问了以后,放心地回到家,说:“大申说了,练‘法轮功’好处多着呢,并且‘一人修练,全家受益’,再说人家是干部(邹大申当时是乡里的行政人员),他总不能骗人吧?你们就不要问了,让他认真学吧。”

王军得到了母亲的支持以后,便更加废寝忘食地学习和修练,简直到了疯逛痴迷的程度。

当年十二月的一天,6岁的儿子发高热,爱人叫王军送他到医院看看,途中刚好经过姑姑家。表兄邹大申见状就说:“这是明明前世的‘业力’造成的,不如我们一起请师父给他“消业”好不好?他满口答应,因为他深信李洪志的话,“吃药是把业力压了回去,就不能清理身体,因此也就不能治病,只要过了这一关,你就是一个超常人”。王军也想让儿子做一个“超常人”,于是他跟着表兄打坐在李洪志的画像前,口念:“师父加持,帮明明消业。”还叫儿子也跪在画像前。儿子听说不要吃药不要打针,非常高兴,也乐意跪着,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他天天带着儿子去表兄家“消业”。可是明明却仍然高热不退,咳喇不止。到了第6天,病情很严重了,明明不思饮食,满脸通红,浑身滚烫,已处于昏迷状态。他爱人见状不妙,赶忙请来社区医生,一量体温已经42度高热,,叫赶紧送医院治疗,否则后果严重。王军一听却不以为然,认为师父有无数的“法身”,“有师父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的”,另一方面如果把明明送医院,如果让师父的“法身”看到,那就是对师父的不忠。他就不想送明明上医院,便转身骑车去找表兄商量。待他回来时,他母亲己经请邻居把明明送到医院去了。经医生检查,明明已经由流行性感冒转化成支原体肺炎。医生责问他妻子:“怎么拖到现在才来,早干嘛的?”听说是因为帮明明“消业祛病”延误治疗,医生很严肃地说:“你们怎么这样糊涂的呀,世上那有这样的好事,有病不治,国家还办这么多医院干什么?不是吓唬你,根据这小孩的病情,很可能要有后遗症”。明明住院19天,支原体肺炎虽然治好了,但是留下了过敏性哮喘的后遗症。这种毛病,只要一侵风就咳喘不止。

王军说他自己有一次患感冒,也没有吃药打针,坚持天天“练功消业”,过了几天也没有任何好转。在高热不退,头晕目眩的情况下,他爱人烧了两大碗生姜茶叫他喝下去,出了一身大汗后才有点减轻,一个星期以后才慢慢好转。这一次,在他母亲和妻子把儿子送往医院以后,当时他心里也很矛盾,对师父的“法身保护”产生了怀疑。还是医生的话和儿子的病情,让王军如梦初醒。

他说:“我真糊涂、真傻呀!我昧着良心‘修去名利情’,在儿子住院期间,我还是天天学法练功,一次也没有去医院看过儿子,最终让儿子落下了终生的疾病,我真是后悔啊!我没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一辈子都弥补不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他说,每当儿子发病时,他就心如刀割,恨自己盲目相信法轮功,更恨李洪志这个大骗子,什么“炼功能消业治病”,什么“一人修练,全家受益”,什么“法身保护”等等,都是骗人的鬼话!他的所谓“真善忍”,实质就是“真残忍”。他认识练“法轮功”的人当中,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直到我们要走了,他送出门,还在不停地说,“我恨透了‘法轮功’,也恨透了李洪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