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取缔“法轮功”大快人心
作者:东文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7-15
打印

近日,邪教“法轮功”在民间秘密散发明慧期刊《慧声》季刊,活动依然猖獗。在此不禁想起1999年7月22日,民政部宣布“法轮大法研究会”及其操纵的“法轮功”组织为非法组织,并依法予以取缔的决定大快人心。因为此前“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曾散布法轮大法高于一切人间法律等谬论,其危害可见一斑,所以邪教组织被依法取缔乃必然结果。

先看散步“法轮大法高于一切人间法律”

李洪志在1996年4月26日的《修炼与工作》中声称:“宇宙大法(佛法)从最高到最低一层是贯通的、完整的,要知道常人社会也是一层法的构成啊!......常人社会也是佛法在最低一层的体现,也是佛法在这一层中生命与物质的存在形式。”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的法会上,李洪志将法轮大法与人间法律之间的关系说得更具体:“三界一切众生都是为这法而来、为这法而造就的,也就是说三界的一切形式,包括人类社会的各种各样的形式,其中当然包括现在的法律。”对于“法轮功”来说,法轮大法高于人间的一切法律法规。

李洪志既然说法轮大法是高于人间的一切法律法规,那么,当政府依法对“法轮功”邪教组织的违法活动进行处理时,他们认为就是以下犯上;当有人或单位做出对“法轮功”质疑,提出对“法轮功”批评,就等同于挑战最高的法。因此,信徒就自然会不顾一切去“护法”,因为李洪志说的“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修炼人是“超常人”,可以“不受法律的束缚”,认为中国的法律没有制约性,这样,一些“法轮功”信徒以身试法就顺理成章了。

再看“法轮功”危害民众的事实历历在目

——“上层次”陷入泥潭

1999年4月26日下午4时许,甘肃省电力局803电厂职工孙杰,因迷恋“法轮功”在家中引火自焚。死后人们发现,孙杰怀抱着装有李洪志“讲话”磁带的录音机,右胳膊还夹着一本已烧损的《转法轮》。

孙杰是1995年8月开始练习“法轮功”的,孙杰常说,《转法轮》上讲,不去掉情、欲、不放下常人的心,是修炼不好的,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才能“上层次”,达到最高境界。

1998年底,彻底沉湎“法轮功”的孙杰,常常不睡觉,通宵达旦地学功,录音、录像无数遍地看。整整一个冬天,他为了所谓的上层次,半夜三更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练功,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最后冻得小手指甲盖都掉了;夏天练功,蚊叮虫咬也一动不动。孙杰说,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师父”说的“上层次”的要求。诱使孙杰抛弃世间真情,直至断送生命,这正是李洪志欺世蒙人的核心伎俩所在,也是“法轮功”诱骗众多信徒趋之若鹜的“法宝”。

李洪志谎称,“人是从宇宙空间一层层掉到最底层来的,过着低能的生活”。因此"要赶紧逃离",必须一层一层地往上“提高层次”。唯一的方法,就是通过练“法轮功”来“上层次”。李洪志还煞有介事地描绘着“最高层次”的境界:“将来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有。”如此荒谬的“上层次”就这样要了孙杰的命。

——为"消业"误入歧途

黑龙江省肇源县调速电机厂的退休工人刘亚珍,就是抱着祛病强身的愿望接触“法轮功”的。1997年1月,她感觉腿部不适,被医院确诊为神经官能症。

练习“法轮功”后,对家人为她买来的药物,执意不吃不用。她说:“'师父'不让我吃药,严重时他会来解救。”刘亚珍拒药后病情日益恶化,渐渐地对“法轮功”产生了怀疑,并向辅导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可辅导员说,这是“"师父”在给你“消业”,如果不练功会遭到惩罚和报应。病魔缠身的刘亚珍无法忍受病痛的折磨,1997年6月给家人留下一份遗书:“练'法轮功'使我变成了'植物人',我得了病'师父'也不来救我,我受不了折磨,要远离亲人而去。”6月29日深夜,她投河自尽,离开了人间。

李洪志抓住祛病强身、延年益寿是每个人的美好愿望这一点,一再鼓吹生老病死是“业力”回报,引诱不明真相的民众误入“法轮功”的大门。他说,“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缘关系的,都是业力回报,你欠了债就得还”。他还宣扬,“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得病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真正要治好人的病,必须是真正修炼的人……练功的人的功自动就在消灭病毒和业力。吃药是把业力压了回去,就不能够清理身体,因此也就不能治病。”

李洪志大讲特讲什么“业力”所致、欠债要偿还,其目的是为了让朴实善良的民众无条件地相信“法轮功”,心甘情愿地依附于“法轮功”。刘亚珍正是依附于邪教“法轮功”而投河自尽的。

——避"末世"走上绝路

“法轮功”信徒因受“地球爆炸”论、“世界末日”论恐吓而走上绝路的比比皆是。

先看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齐铁第二路桥工程公司工人徐慧君,1998年8月开始练“法轮功”。她多次对家人说:“我'师父'说,地球要毁灭了,不修炼'法轮功'就难逃劫难。你们想消灾避难的话,也都修炼'法轮功'吧!”1999年5月30日,家人发现她精神反常,一会儿说有生命危险,她要先去了;一会儿说地球真的要毁灭了。5月31日早晨6点钟,徐慧君梳洗打扮后,从自家二楼上到六楼窗口处跳下身亡。

再看辽宁省辽阳市有个农民叫李伟栋,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由于受李洪志“末世论”的恐吓,1999年2月15日,他对家人说:“这个世界要毁灭了,我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当天中午上吊自杀。李伟栋89岁的老母亲痛心地说:“他临死前还说,天要塌、地要陷了,活不上两个小时了。我拉不住,他就跑了。”

三看重庆市永川市农民龙刚,1999年7月17日凌晨,怀抱自己不满6岁的孩子,口中念念有词,挣脱家人的阻挡,一路飞奔,纵身跳下双石桥落入水中。龙刚的儿子被家人和邻居及时救出,脱离了危险。龙刚则被淹死。据悉,龙刚练习“法轮功”后,经常说地球要毁灭,他非常害怕,声称自己要飞到天上去躲过灾难。

为了欺骗民众,“法轮功”李洪志编造了“世界末日论”、“地球爆炸论”等一系列歪理邪说,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气氛,使信徒狂热、盲目地追随邪教。李洪志说,“人类社会在史前时期每次不同周期毁灭时,都是人类处于道德极其败坏的情况下发生的……”,他攻击人类“堕落”、“不可救药”,散布“人类大劫难”和“末世即将来临”的谎言诱骗民众。李洪志还编造说,“人类有81次完全处于毁灭状态”,宣称地球现又要爆炸,唯有他才能推迟地球爆炸的时间,唯有他才能度人上天,唯有“法轮大法”才是拯救全人类的“超常大法”。企图玩弄雕虫小技,对民众进行坑蒙拐骗,其所作所为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受“地球爆炸”论、“世界末日”论恐吓的有的“法轮功”信徒诚惶诚恐,无所适从,不知不觉便误入了李洪志精心设下的圈套,最终无法自拔,走上绝路。

从上述论证可看出,1999年7月22日前,李洪志及其法轮功危害民众的罪证比比皆是,虽然这里只列举了之前的极少罪证,但足以证明,1999年7月22日,中国政府依法取缔“法轮功”,可谓民心所向,大快人心。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