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反邪教志愿者让我走出邪教泥潭
作者:肖省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6-21
打印

QQ图片20190621143206

“我就是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那些不慎误入邪教的人,回头是岸。这么好的社会,党和政府给予我们如此多的关心和温暖,我们有什么理由还继续相信那些害人的邪教。”在这漂亮的家里,张秋燕敞开心扉,和我们谈起了自己当初误入“法论功”,后来脱离邪教的经历。

邪教害人害己。这是张秋燕总结出的教训。

事情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那时候,靠打零工的张秋燕和现在一样,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四岁的女儿天真活泼,和自己年龄相仿的丈夫在一家民营企业工作,60多岁的老公爹高山身体状况不是太好,但是生活完全能够自理。全家人经济虽然不是很宽裕,但是生活却过得有滋有味。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冬季一个大雪飘飞的深夜,高山然犯病疼痛难忍,送到医院后被确诊为肝癌。

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经过一家人共同商议,高山又回到了和谐温馨的家中。看着日益消瘦的父亲,张秋燕和高大志如刀绞但又无能为力。因癌细胞已经扩散,年事已高的父亲选择了保守治疗,他只能依靠药物维持生命。原本经济就不宽裕的家庭因突然降临的大病债台高筑。就在此时,邻居家一位70余岁的老太太登门拜访。

张秋燕和这个邻居平时也没有啥往来,只是见面打个招呼而已。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频繁来张秋燕的家给她洗脑,说“法论功”如何神奇,有病不用花钱吃药治疗,只要每天按时态度虔诚地向神祷告,感化神,所有的疾病就能够不治而愈。但这需要一个漫长的坚持过程。就这样,张秋燕糊里糊涂就加入了“法论功”。任凭丈夫和其他亲人如何劝解,张秋燕犹如一只迷途的羔羊,啥都听不进去。厄运也就此开始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简直就是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邻居告诉我,去医院看病都是徒劳无益的。要求我每天凌晨4点钟就按时起床开始祷告。并且每天中午晚上都要在固定的时间内进行,一次都不能少。只有这样,我父亲的病就才能被化解消除。邻居老太太还隔三差五来我家,对她布置的任务,我是否都能够完成要逐一进行指导验收。”张秋燕说。

张秋燕陷入深渊无法自拔。

为祈祷父亲的病能够快点好起来,张秋燕辞去了工作。但是和以前不同的是,她把大部分的时间放在了对神的祷告上,不分白天黑夜每天在家中专心祷告。然而,奇迹并未出现,三个月后,高山撒手人寰。

“按理说,随着父亲的离世,我应该清醒了。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重复着每天的祷告而不可自拔。”张秋燕说。

在邻居老太太巧舌如簧的诱骗和洗脑下,张秋燕越陷越深。一天下午,女儿发高烧,张秋燕拒绝让女儿吃药,还让女儿也和她一道参与到祷告中,险些引起女儿抽搐诱发生命危险。幸亏丈夫及时赶到家中,才避免了祸事的发生。因为张秋燕的执迷不悟,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开始摇摇欲坠。

“这些事情确实都怪我自己。那时候,我每天的时间主要都用于对神的祷告中,家里处处乱七八糟的。丈夫对我苦口婆心劝说无效后,萌生了和我离婚的念头。真的要感谢社区的工作人员,是他们不厌其烦地帮助我,用身边的案例教育我,不仅让我担任了社区网格长,还培养我成了社区一名文艺骨干,也帮助我和丈夫重归于好。”张秋燕说。

每当夜降临时,徐州市政广场灯火璀璨,身着各色服装,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市民们,伴随着激情飞扬的音乐,在这里翩翩起舞,张秋燕就是其中的一员。如今,已经改头换面的她不仅参与到了社会大家庭中,还带动更多的居民加入到社区志愿者行列。

“这些年,社区工作人员不仅给我耐心地做思想转化工作,还给我解决了家庭中遇到的实际困难,我们全家都享受着低保。女儿上大学时,社区负责人就多次到我家中,了解困难,并及时给予我们救助。逢年过节时,社区工作人员还上门对我们进行慰问。这些年,这样的温暖真是说不完。所以,作为一名居民,我也要为社会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说到这些,张秋燕眼中泪光闪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