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嫩芽
作者:陈建伟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5-10
打印

春雨淅淅沥沥,伍员小区笼罩在雨雾中,一条小河贯穿而过,河道旁的花草在河水的滋润下葱郁茂盛,4月正是百花繁盛的时节,雨中的花朵更加娇艳欲滴,芮红卫走在这熟悉的河边小道上,看着这充满生机的大自然,骤然想到小加乐这花朵何时能迎来温暖的春天呢?今天是星期天,小加乐应该在家吧,这段时间不知道他父亲有没有发病?小加乐衣食起居是不是正常?学习是不是正常……,带着满腹牵挂,匆匆上楼敲门。

图片1

一行人冒着丝丝细雨带着关爱向加乐家中走去

小家乐一家三口就住在小河岸边的住宅楼里,小加乐今年上小学二年级,学习成绩优秀,父母都受过高等教育,曾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母亲原是人民医院的医生,父亲也有稳定的工作,这样一个看似幸福的家庭,只因邪教而破碎。父亲因痴迷全能神而性情大变,被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患者,每天靠药物维持;母亲辞去工作,抛夫弃子经常离家外出从事全能神邪教活动,失去经济来源的一家靠政府低保生活,家庭一度陷入困境,特别是小加乐只能依靠患精神疾病的父亲照料。

开门的是男主人小加乐的父亲,名叫友中。打开门后看到的是熟人,他也不出声,就木讷地转身从过道移步进客厅,让客人进来。芮红卫跟着他进入客厅,在他身后连声追问:“友中,今天我和社区干部一起来看看你们,你身体还好吗?药还在吃吗?加乐在家吗?……”。半响,友中说了一句“在房间里”,然后就双手插在裤袋里,站在窗边,双眼直直地看着来人。客厅铺着浅灰色瓷砖,因积灰尘满地留下鞋印痕迹,客厅的西北角放着转角沙发,沙发上放满什物,前面玻璃茶几上凌乱地丢着几个塑料袋,一个吃完了的方便面纸筒和一双一次性筷子,还有一些塑料小玩具、作业本、一团餐巾纸、抹布等,客厅的东南两边靠边堆放着各种不同的空纸盒,北面连接客厅的是厨房,餐桌上堆放着5、6个碗和两双筷子,碗底还剩着几片黄瓜片,另一碗底是几块番茄,桌上留有菜汁、饭粒,客厅南侧两间卧室的门关着。一位社区干部上来收拾沙发,把沙发上的什物堆在一起,这样才清理出半壁沙发,让芮红卫和小加乐坐。小加乐一见到芮红卫,就马上喊:“阿姨好!”芮红卫一把牵着他的手在身旁坐下,仔细打量着这孩子,只见孩子脸色灰黄,身材瘦小,光着脚穿了双大拖鞋,颈部一圈黑黑的污垢,拿起小手看时,只见长长的指甲缝里积满污泥,芮红卫马上掏出指甲剪,一一修剪。边剪边问:“妈妈呢?”加乐道:“妈妈又走了。”“去哪里了?”“去河南外婆家了。”“你想妈妈吗?”“想的,天天想妈妈,我每天打电话给妈妈,但一直联系不上,等学校放暑假了,我要去外婆家找妈妈。”

图片2

看着芮阿姨给孩子剪指甲,木讷的小加乐爸爸酸楚不已

当问到孩子的学习情况时,孩子忧郁的脸上才露出笑容,非常自豪地说道:“数学考试又得了100分,语文97分,这学期我数学考试都是100分。”听到学习成绩优异,芮红卫内心感受到一丝的安慰,并鼓励道:“加乐是个聪明的孩子,文化学习成绩很好,那体育好不好呢?”小加乐道:“球拍得不好,家里没球,只在体育课拍过。”芮红卫转身对友中说要带孩子勤洗澡,多锻炼锻炼身体。友中还站在窗前“嗯”了一声。剪好指甲,加乐指着社区干部提着的一箱礼品问:“这是什么?”社区干部:“是牛奶,你想吃吗?”“想吃”加乐接口说到。社区干部马上拿出一盒插上吸管递给加乐,加乐一口气吸完。接着芮红卫拿起一个新书包给加乐“看看,阿姨给你带礼物来了,喜欢不喜欢。”加乐接过书包,兴奋地把里面的学习用品一件一件拿出来,边看边说“喜欢,喜欢。”脸上再次荡漾着喜悦之情。临走之时,芮红卫拿出一个信封给友中说:“这是我们单位同志们凑的一点心意,给孩子买点吃的,你也要注意身体,按时吃药,带好孩子。”友中又“嗯”了一声,接过信封,放进衣袋。

图片3

小加乐欣喜的翻看着书包中的物品

从小加乐家出来,天空还是细雨绵绵,如丝如织,芮红卫的心里也在苦苦寻思,如何拨云见日,让小加乐这棵嫩芽健康成长呢?(浙江省嘉善县反邪教协会 供稿

(注:文中芮红卫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原防范办主任,其他人物为化名。)

浙江省反邪教协会报送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