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揭秘

关于基层邪教治理的几点思考
作者:小祝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5-02
打印

内容提要:邪教是人类社会的毒瘤,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逆流,其本质是反社会、反政府、反科学、反人类。在人类社会发展到21世纪的今天,邪教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在一些国家、一些地区表现的十分猖獗,危害十分严重,有的甚至成为影响社会全局的问题。同邪教做斗争,是新世纪人类社会需要共同面对的重要课题。

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反对邪教,是新形势下对治国理政提出的新要求,是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应有之义。

关键词:基层 邪教 治理 

宗教是一种文化现象。传统宗教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形成了一整套理论体系,蕴涵政治经济、法律哲学、道德文化、精神信仰等内容,宗教用它来吸引信众、教化世人。邪教也是一种文化现象,不过是病态的文化现象。邪教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它的产生与宗教文化传统密切相关,它经常打着气功甚至科学的旗号,冒用宗教名义建立,是宗教的伪装。

前些年,法轮功大行其道,严重危害公共安全,被全国上下一致唾弃。近年来,法轮功阴魂不散、“全能神”、“门徒会”、“全范围”等邪教伺机作恶,暗地进行串联聚集,以合法宗教之名欺骗误导广大群众。邪教犹如一颗大毒瘤,侵蚀着广大人民的心灵,腐蚀着千千万万民众的灵魂。

邪教不是现在才有的,历史上也有邪教。汉末的太平道是最早的邪教(“千古习邪之首恶”),北魏的大乘教是最典型的邪教,元明清时期的白莲教是延续时间最长的邪教。邪教也非中国的特产,全世界的邪教更是有数千种。古人云:“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邪教以神道惑人则天下乱矣。”邪教与所有黑恶势力一样,都是对人类进步和文明社会的一种挑战,是世界各国的共同敌人。邪教是人类社会的毒瘤,是社会文明进步的逆流,其本质是反社会、反政府、反科学、反人类。邪教危害总括起来大致有三个方面:第一,侵蚀精神信仰,阻碍文明进步。邪教的教义都是盗用神秘巫术、宗教素材抑或科学名词拼凑起来的歪理邪说,是腐朽没落的思想文化。二是扰乱社会秩序,破坏安定和谐。邪教秘密结社,欺骗信众,大肆敛财猎色,甚至戗害生命。三是威胁政权稳定,危害国家安全。邪教密谋策划将教徒的精神信仰转化为社会运动,或煽动群众对抗组织,侵蚀基层政权,或勾结境外敌对势力,制造民族矛盾,企图分裂国家。 

由于邪教具有反社会、反人类、反政府的特质,任何朝代、任何国家都不会坐视不管。明太祖朱元璋曾下令在《大明律》中增加“禁止师巫邪术”的条款,严惩“左道乱正之术”,第一次将邪教性质的犯罪行为纳入刑律。《大清律例》正式引入“邪教”的概念,列为一项罪名。顺治皇帝谕令:“凡左道惑众、履行邪教,加等治罪。”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世界各国对邪教重拳出击。美国采取派出飞机坦克直升机,围攻轰炸“无畏教”和“大卫教”,对其进行毁灭性打击。日本政府逮捕了“奥姆真理教”大批骨干,判处包括教主麻原彰晃在内的13名头目死刑。针对邪教的泛滥成灾,一些国家加强了反邪教立法。

一、 农村基层邪教产生并蔓延的原因    

当前,在我国农村基层活动的邪教种类众多,除“法轮功”外,还有“全能神”、“门徒会”等其他多种邪教组织,这些邪教组织有的从国外传入,有的是个别人员出于特殊目的自己成立。这些邪教组织往往宣扬信教能防病健身乃至成神成仙,与特异功能、伪气功、迷信活动渗杂在一起,欺骗性强,蔓延性快。在当前社会转型、经济转轨的特定时期,这些邪教组织禁而不绝,打而不散,不断以各种形式出现,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社会的不定型性直接造成了农民群众心态上的浮躁。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人们的价值观念、思维方式、判断标准都发生深刻的变化,社会的不定型性和多变性,造成一些人社会心态的浮躁和混乱。一些人精神、生活、身体健康方面遇到了困难,往往把命运寄托于某些超自然的力量上,结果迷信思想抬头,为极具欺骗性、迷惑性的邪教组织萌生和发展创造了一定的空间和条件。

二是农村和谐文化建设相对滞后。改革给农村经济发展带来了勃勃生机,一些农民靠党的富民政策和辛勤劳动逐渐走上了富裕的道路,农民的物质条件改善了,有了更多的空闲时间,但不难发现,在有的农村,提供给群众的文化娱乐设施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原有的娱乐场所另作他用,农民群众想健康娱乐也“无定所”了,特别是在一些经济比较落后的地区,由于农民群众精神空虚,无所寄托,人生信仰出现缺失,理想信念发生危机和动摇。农村基层娱乐生活匮乏,医疗保健机构甚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特别是农村社会弱势群体,他们连温饱问题都很难解决,根本没有能力承受巨额医药费用,更谈不上到医院接受治疗。而很多邪教组织所推崇的教主崇拜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农民理想信念和生理的需求,以“祛病健身”作为吸引民众的切入点,以其医疗功用吸引了大量群众练习法轮功。同时,由于缺乏文化娱乐场所,农民们空闲时与空虚为伍,很多人由于好奇的驱动,也投身入教,助长了邪教的发展和影响。

三是基层组织管理薄弱,导致“法轮功”等邪教组织乘虚而入。当前在农村一些基层干部政权意识淡薄,政治敏感性不强。有的基层干部对宗教和邪教分不清,存在不会管、不愿管、不敢管的问题;有的基层干部自身素质低,缺乏政治敏锐性,对邪教组织的初期活动熟视无睹,不闻不问。

我们是有着二千多年封建社会历史的国度,封建残余的阴魂不是一朝一夕能够驱散的,它在一些人的头脑中仍然有着根深蒂固的影响。特别是封建迷信作为一种潜在的思想意识,仍然存在于人们的思想意识中,尤其在文化落后的农村地区就更为突出。在这些地方,人们的识别能力差,对不良文化影响的抵抗力弱,在封建迷信这个茹毛饮血的恶魔引诱下,渐渐地在意识上会产生一种低水平的世俗信仰,由此,无数的思想和行为从中泛化而出,烧香拜神等迷信活动便成为习俗,迷信愚味是产生“神”、“教”信徒的重要根源。邪教正是利用人们的迷信心理,将封建迷信以现代科学进行包装,成为现代迷信。

二、 如何有效地防范并治理

笔者认为首先应该实行依法治邪,并且利用各种渠道或形式开展反邪教宣传,提高农民朋友的防范意识,让他们认清邪教本质,自觉抵制邪教活动。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将邪教与暴力恐怖、涉黑犯罪与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并列为依法严厉打击的对象,要求“绝不允许其形成气候”,为邪教问题的依法治理指明了方向。我们要主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新常态,自觉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处理邪教问题,全力维护社会政治大局和谐稳定。邪教势力的扩张不仅摧残广大信徒的身心健康,危害他们的生命安全,而且严重威胁农村社会的发展和稳定。打击邪教,刻不容缓。我们不仅要消灭邪教组织,而且要保证正规宗教的正常发展,通过文化建设、社会管理、政府打击消除邪教影响。

一是要站在讲政治、讲大局、讲稳定的角度,充分认识反邪教工作的长期性和复杂性。一定要克服松懈、厌战、消极、麻痹思想,树立政治斗争意识、政权意识和忧患意识,按照中央提出的“旗帜鲜明,态度坚决,有效处置”的基本方针和“绝不允许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人员形成组织,绝不允许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活动形成气候”的工作要求,切实抓好反邪教这项巩固共产党执政地位、捍卫人民政权的十分重要的政治工作。要组建一支政治硬、素质强、业务精的反邪教专业队伍,配套一支有热情、有责任感、甘于奉献的志愿者队伍,强化反邪教队伍思想教育与业务培训,不断提升反邪教队伍的法律素养和群众工作能力,全面提升基层反邪教工作的动力与活力。对发现的邪教组织,尤其是带头人,要坚决依法严厉打击,并在社会范围内进行公开报道,打击其嚣张气焰。

二是大力加强和谐文化建设。要积极引导农民参与农村和谐文化建设,对农村文化活动要加强指导和扶持,积极引导农民参与和谐文化建设。比如对村民自办文化,政府不仅要从税收等方面给予减免税优惠,还应采取以奖代补等方式予以扶持,要结合新农村建设规划,配套必要的文化设施和设备,采取各种措施,鼓励文化干部到农村辅导农民办文化。同时大力加强和谐文化建设,通过“文化下乡”系列活动,活跃农民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开展反邪教育,把对邪教的宣传揭批触角延伸到全社会的各个角落。要加大对村民自办文化进行监督、引导,鼓励其坚持先进文化方向,开展健康向上的文化活动。只有先进文化占领了农村文化市场,邪教等腐朽落后文化才会退出农村文化舞台。

三是用正确的舆论引导农民群众。要充分发挥舆论宣传揭批的导向作用。坚持经常宣传和重点集中宣传相结合,保持强大的舆论高压态势,为深入开展反邪教斗争营造良好的社会舆论氛围。改变少数人工作、少数人知情、多数群众对反邪教工作重要性认识不足等问题。报纸、电视台、电台等新闻单位,组织好重大反邪教宣传报道战役,拿出主要版面和黄金时间,开辟反邪拒邪栏目、节目,增强思想工作的针对性和说服力,增强新闻反邪教的影响力和舆论导向的渗透力,推动面上宣传揭批等各项活动的深人开展。

四是要认真做好教育转化和巩固工作。教育转化邪教一般成员,使他们脱离邪教的精神控制,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是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的治本之策。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工作需要一手抓教育转化,一手抓依法打击处理。教育转化农村绝大多数一般参与人员,依法打击极少数骨干分子。对少数顽固分子要依法严打。对重点人员专门成立帮教小组重点进行帮教。对绝大多数的农民参与者,采取多种形式进行宣传教育,通过亲情感化、释疑解惑、党员示范等方法搞好后续帮教,主动引导参与到正常的文化生活上来,防止他们产生逆反心理和抵触情绪。

五是要实施农民素质工程,全面提高农民的科学文化素质。由于长期的封建社会和各种复杂的历史因素,我国农村一些文化程度不高、文盲半文盲的人对新鲜事物和正面的东西不容易接受,对愚昧、落后的东西反而容易接受,因而需要全面提高全民的科学、文化素质。这就需要认真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切实加强科普工作,加强科普教育,努力提高广大农民朋友的科学文化素质,普及科学、卫生常识,增强他们抵制封建迷信和各种伪科学的能力。要实施农民素质工程,提高农民综合素质。利用农村现有资源,积极开展各类实用技能培训,以及各种法制教育、外出务工培训,提高农民素质,包括思想道德素质、科技文化素质、民主法制素质和身体素质,增强抵制邪教的能力。

六是注重邪教基层基础的预防,营造良好的基础环境。邪教潜行于民间,活动于基层。依法治邪的重心必须落实到基层,落实到城乡社区,在全社会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一要把反邪教警示教育与法治宣传结合起来。继续深入开展反邪教警示教育进企业、进社区、进校园、进家庭活动,普遍建立宣传阵地,普及反邪教法律知识和科普、宗教知识,使警示教育无死角、无空档、无盲区;二要把无邪教创建与法治建设示范创建活动结合起来。加大反邪教基层的投入,把依法治村(社区)作为突破口,健全基层反邪教组织体系,培育基层反邪教骨干,形成一个全社会覆盖的基层信息网络,把“无邪教组织、无邪教人员、无邪教活动”等内容写入村规民约、居民公约,争取群众的广泛认同和自觉遵守。对邪教人员,要在加强思想教育的同时,帮助他们解决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实现由防范控制型管理向服务型管理为主的转变;对重点地区,要加强社会化大防控机制建设,实现由突击式管理向常态化管理的转变;三要把预防邪教与社会管理创新结合起来。要结合社会管理创新,建立信息员队伍,推行网格化管理,健立全覆盖的工作网络和工作体系。结合法律进村、进社区工作,把城乡基层骨干培养成“法律明白人”,让选派的律师、基层法律志愿者既担任村(社区)的法律顾问,也担任反邪教法制宣传员。教育引导基层群众自愿学法,自觉守法,从法律角度辨别邪教,抵制邪教,反对邪教,营造反邪教的法治环境,挤压邪教的生存空间,让邪教组织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使其没有藏身之处、立足之地。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