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全能神”毁人家庭10例
作者:汉山樵夫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4-30
打印

图片1

“全能神”传教从毁人家庭始。大祭司赵维山就直言不讳,“我是来破坏你家庭的”。如果成功“得人”,“全能神”就教唆信徒离家出走。成为“全能神”一线同工,专职“传福音”。一个个本该幸福的家庭,从此支离破碎,家破人亡。“女基督”说:“那些不愿撇弃世界,舍不得父母,舍不掉自已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只有抛家舍业、断绝夫妻亲情、全身心投入“神做工”,才能得神佑。受此蛊惑的后果,是凄惨悲哀的。值此5.15国际家庭日之际,展示“全能神”破坏家庭的罪恶,对提高全民反邪教意识,为圆我强国梦凝智聚力。

此录10例,供人们认识“全能神”之罪恶。

NO1:59岁的陈跃进是江西省余江县某农场农民,做木工活十多年,妻子何水凤之前在附近的工厂打工,生育了二个儿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小日子甚是滋润。谁知好景不长,妻子何水凤被“全能神”拉下水,整天痴迷于“传福音”。2013年9月,妻子慌慌张张地对陈跃进说:“现在政府抓得紧,我得出去躲几天”。谁知此去,泥牛入海。陈跃进搁下生计,陷入漫漫寻妻路。这个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大家庭,从此支离破碎,让人稀嘘不已。

NO2:家住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施桥镇马安山村的谢委(化名),父亲做得一手好木工活,母亲勤劳操持。虽然不富裕,却也过得和和美美。2014年3月的一天,一人在家感到无聊的母亲,就被忽悠进了“全能神“。原来按时做饭,干农活,非常勤劳的母亲,自从信了“全能神”,对家庭不管不问,白天走村串户“传福音”,晚上读书听神歌,对家人变得冷漠无情。谢委与父亲多次苦劝无果,经常与母亲发生争吵。母亲后来干脆10天半月不着家。

2016年1月的一天,为追随“全能神”,母亲拿走家里所有积蓄,离家出走,而这次一走就再也没有回家。……

NO3:孙兰香出生在江苏省泰州兴化市茅山镇卞东村的一个农民家庭,有三个妹妹。1992年2月,孙兰香与邻村的青年刘义祥相恋后结婚,育有一女。孙兰香一家人的幸福生活因“全能神”邪教埋下了苦难的种子。其舅和多个亲戚都信了“全能神“,架不住隔三差五来”传福音“,孙兰香也成了其信徒。自从信了“全能神”,孙兰香全身心为“神做工“,白天走村串户外出“传福音”讲真道,晚上聚会唱歌,家庭责任不再承担,饭不煮,田不种,丈夫刘义祥苦口婆心规劝也不见效果。为此经常吵闹,夫妻关系开始冷淡,家里也就少了往日的快乐。2002年,“全能神”称世界末日到了,孙兰香丢下丈夫和女儿,离家外出“尽本分”了。这期间,她们一家先后失踪的还有她的母亲、二姨、二舅和三个妹妹。……

图片2

NO4:云南省昭通昭阳区官坝乡李文英(化名),现年62岁,育有二女一男。2009年,李文英用自家的房屋拆迁补偿款开了一个液化气店。在她的精心管理下,液化气店生意火红,年年盈利,两年下来身边小有积蓄。谁知被“全能神“给盯上了,本来就有点迷信的李文英,被一个叫张成的人忽悠进了”全能神“。从此生意不做了,整天到处”传福音“。丈夫、女儿苦口婆心相劝,李文英就是听不进去。

两个女儿干脆不再回娘家,他丈夫在家吃不上一口热饭,也把精力放在了小茶馆的麻将桌上。刚刚成年的儿子,见家里这种情况也很少回家,每天无所事事和一群社会上的青年混在一起,出入网吧、各种娱乐场所,后来还染上了毒品。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破败了,好不容易经营起来的生意也倒闭关门。

NO5:江西省资溪县高阜镇十里源村吴金来,2005年在亲友的帮助下,夫妻俩在县城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铺。生意红火,口碑不错;有了积蓄就在县城繁华地段开起了全县首家电瓶车专卖店,并购买了130多平米的商品房、置办了一辆汽车;2002年、2006年,儿子、女儿相继出生。

谁知天有不测风去,人有旦夕祸福。2012年初,妻子被人拉入“全能神”。 从此妻子不再像往常一样按时接送儿子上下学,对儿子的学业也漠不关心,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聚会、“传福音”上。且活动越来越神秘,不仅次数增加了,聚会时间也由白天变成了晚上,地点还不断更换。2013年的一天,妻子随两位妇女外出,一个多月不回家。2014年6月,其妻胡会莲不辞而别,至今杳无音信。

为了寻妻,吴金来将一对儿女托付给年迈的父母,贱卖了电动车专营店,关掉了摩托车维修铺,走上了漫长却看不到终点的寻妻路。

NO6: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相公办事处周家庄村刘洪娟,女,1985出生。2007年11月与在钢材市场上班的艾某结婚,2008年4月、2009年10月先后生育了两个儿子。2011年初开了家护肤店,双方父母身体健康,能够打工挣钱、照看孩子;两个儿子聪明好学、惹人喜爱,家庭和谐幸福、其乐融融。

谁知幸福的家庭被“全能神“瞄上了。2012年7月起,刘洪娟痴迷其中,撂下生计到处”传福音“。还把家里存下的2万元悉数”奉献“了”全能神“。传教被拘留15日,却无半点悔改,竟然拿走家里的全部现金,撇下家庭离家不归。刘洪娟的家人踏上了漫漫寻亲路。丈夫小艾寻亲、养家,当爹、当妈,被煎熬、折磨得已不成样子!

NO7:河北省邢台市广宗县核桃乡张玲,2011年被“全能神”的歪理邪说“洗脑”,疾迷上了这个邪教。有人赠送了《全能神你真好》《话在肉身显现》等书籍。本来就有些迷信的张玲,疾迷在歪理邪说中。自从迷上了“全能神”,她不再操持家务,后来发展到离家出走,专事“传福音”。家人苦苦相劝,就是听不进去。2013年10月,张玲趁家人不备,卖了家里新收的棉花,拿走家里2万元存款,全部交了“奉献”。自已也一同消失。

从此,家人踏上了漫漫的寻亲路。

NO8:吴应明1977年出生在广西来宾市一个普通山村的教师家庭里,从小在学校里长大,读了技校毕业后在工厂里面干活,并在技校里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与妻子结婚后很快有了女儿,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个偶然的机会,吴应明信了“全能神” 邪教。本就患有结核病的他,对铸告治病深信不疑。吴应明全身心投入“全能神“,对家人不闻不问,对生计更是撂下不管。后来渐渐对“全能神”的血腥和邪性有了认识,产生退意。由此遭到恐吓,只有磋砣时日。6年后,吴应明乘搬家机会,脱离了“全能神”。 吴应明接受了教育学习,并从邪教中走出来。他认识到误入全能神邪教6年来自己犯下的错误,并对伤害了自己和家庭更危害社会的行为感到懊悔。

NO9:杨启玉,女,48岁,小学文化,祖籍贵州省都均市。1987年嫁到广东茂名,在家务农,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建筑工人,婚后育有三个儿子,两个在外地打工,一个在校读书,一家子齐齐整整,日子过得和美、幸福。

2011年9月,回贵州探亲时被拉入“全能神”。全身心投入其中,只为得到“全能社的”末日护佑“。2012年6月,在湖北打工的大儿子突发身体不适,确诊为肝硬化。知道这不幸的消息后,杨启玉心里只有”传福音“,却不为儿子的安危着想;2013年,杨启玉被提拨为一小头目,管着20多名信徒。就愈发起劲为神卖命。不顾三个儿子反对,先后捐助给“全能神”“奉献金”12000元。…

NO10: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赤山镇幕冲村黄茶香,先后生育2个儿子。老人平时和大儿子一家在一起生活。丈夫和大儿子建国(化名)在外打工,黄茶香和大儿媳晓慧(化名)在家,共同照顾孩子。一家人的生活,虽说不上富足,但日子过得简单幸福。

得了胃病的黄茶香信了“全能神”“治病不花钱,铸告就会好”的鬼话。疯狂“传福音”, 并把自己5000多元的养老钱交了“奉献款”。2013年8月的一天,在彭某忽悠下随其外出“传福音”。 2015年12月的一天,一岁多的孙子壮壮(化名)在吃桂圆时,不小心被桂圆核卡住了喉咙。黄茶香不是赶紧把孙子送去医院医治,而是一边祷告,一边画“九龙水”。 周围邻居强行将孙子送县医院治疗,才救了小孙子一命。自那以后,家人们找来了村干部和反邪教志愿者对黄茶香进行帮助教育,并带她到医院做了胃镜检查,多年的老胃病也治好了。

图片3

“全能神”不遗余力毁人幸福美满的家庭,其例罄竹难书,腑拾皆是。说到底就是要把人们拉入其万劫不复的邪教组织中,破坏中华民族复兴实现强国梦想,达其“建立神的国”政治图谋。因此,人们要凝聚全民共识,一起反邪教,不获全胜,决这收兵。(参考资料来自凯风网,中国反邪教网。插图来自网络)

陕西省反邪教协会报送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