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追梦“成仙”却破灭自我
作者:刘亦烛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4-22
打印

她叫刘红,今年51岁。曾经拥有一个美满,幸福的三口之家。上世纪90年代中期,“法轮功”邪教像瘟疫一样蔓延神州大地,她曾经痴迷于“法轮功”而不能自拨。为了功德“圆满”,她刻意疏远亲友、孩子和丈夫,最终与丈夫离婚。为了“圆满”、“上层次”,她先后两次进北京“护法”。终日期盼着能早日“飞升”带上全家人去享受“天国”的荣华高贵。刘红这一路走来极度辛苦,蓦然回首,原来一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说现在回想起那段鬼迷心窍、人神不分、心力交瘁的日子,至今还心有余悸。

刘红从小就特别喜爱与神话有关故事,总是觉得故事中的仙女们好漂亮!好漂亮!打心眼里羡慕她们。每天入睡的时候,总是想在梦中变成仙女的模样。刘红长大以后,就读包钢技校后分配到包钢给水厂工作,于1991年结婚一年后生下一子,生活的忙碌一度冲淡了儿时的梦想。一直到1994年后刘红业余闲暇时间才逐渐增多,恰巧又遇上当时的“气功热”,她内心的躁动开始泛起,儿时的梦想涌上心头。于是就迷上了气功,什么香功、中功、太极气功等,都先后练过,但都始终觉得这些功法都不能给她想要的“神仙梦想”。

1995年夏天的星期天,天气格外的好,刘红和平常一样来到昆区八一公园晨练气功。这时她无意间看到七八个人坐在小广场的水泥地上双腿盘起,闭上眼睛,静静休坐。她很是好奇,看了一会儿,索性也坐在地上学着他们的样子把眼睛闭上练起了功,等到音乐播放完大家的眼晴一起睁开。这时刘红向坐在旁边的一位大姐询问这是什么功,她告诉刘红这是“法轮功”,咱们的师父可厉害了……并递给她一本《转法轮》,说先借给她回家看看,要是想练的话每天早晨和下午来公园找我们,一般情况下我们都在。刘红当时心想有那么多人都练这种功,肯定不会错。其时,她根本不明白,当时李洪志要求练习者集体练功,实际上也是在制造这种虚张声势的群体氛围,其目的就是为了形成群体压力,使那些犹疑不定的人产生从众心理,导致旁观者或被游说者误入歧途。

回家后,刘红在较短的时间看完了一遍《转法轮》就有些被吸引住了。她内心感觉到如果按照李洪志的说法,人是来自美好的天国世界,只是起了执著的心后一层一层往下掉,掉到地球这个宇宙的垃圾站来,而人最终还要回到天国世界去。但是,回去的途径只有能通过“修练”这种形式、也只能通过“修练”这种形式,(即只有通过修练“法轮功),最终才能达到返本归真的终极目的。啊!原来只要专心修练“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就可以让修炼者成仙成佛,这太好了,太好了,真是“梦里寻它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工夫”。

自那以后,刘红心里暗下决心:只要能反复去读《转法轮》,读得越多越好,学得越深越好,要能够背下来更好。并按照《转法轮》中讲的去做,按照师父李洪志讲的去做,自己就一定能够力求精进修成佛。当然刘红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接下来的几年里她基本上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转法轮》,ー年365天,操持家务、伺候丈夫、教导儿子、探亲访友已经被她抛在脑后,电视不看,报纸不读,其他旅游休闲、打牌娱乐更是从不参与,更可怕的是感冒生病也不吃药了,说是师父在考验她,让她“消业”。从一个贤妻良母彻底变成了李洪志的精进弟子。

1997年,为了方便练功、学法,刘红让丈夫和儿子搬到了大屋,自己一个人在小屋专心学习,还经常和丈夫说我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和孩子,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到时候我修炼“圆满”咱们一家人到天国上过幸福的生活。丈夫听到这些每次都火冒三丈,跟刘红大吵大闹,吓的儿子时常大哭。但是刘红从来不听家人的劝告除工作以外的时间基本上都用在了学法、练功上。她早上到练功点练完功马上挤上公司的班车,每次都选择最后一排角落的座位抓紧利用途中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学法,看《转法轮》的时候,不管车子怎么摆动,同事们怎么喧哗,她从不受影响。在单位中午吃完饭马上回休息室看《转法轮》或练功,下午下班后又抓紧时间到食堂吃饭,然后抓紧时间上车选择后排位置看书,车子到目的地下车又马上到练功点练功然后才回家,有几个同事经常取笑她练功走火人魔将来一定会出事,可刘红却只是对她们微微一笑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回家后,洗涮完毕还要再练功学习二小时才睡觉。生活的模式就这样固定在家里、练功点、单位这三点一线,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刘红的思想、精神已完全被李洪志所操控。由于当时自己的心完全深陷在《转法轮》中,虽身处闹市区,车来人往,都市生活灯火辉煌,而这一切好似一丝一毫都不属于她。她的各种社会交往,甚至同家人、朋友的交往越来越少。渐渐地,与父母、兄弟姊妹的关系也变得紧张起来。丈夫看她形同陌人,难以忍受,1998年底向她提出了离婚。当时,刘红不加任何思索就同意办了离婚手续,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

1999年国家宣布依法取缩“法轮功”时,刘红依然我行我素,因为她一心想成仙成佛,仍坚持修练,坚信按李洪志所讲的去做就能“圆满”。于是红在1999年10月下旬与其他“法轮功”人员一起坐上去北京的火车去“护法”,最后被当地派出所的公安人员接回,经过教育,刘红表面答应不再闹事并与法轮功组织决裂,组织上安排她照常上班。其实,刘红当时仍不死心,随后,她主动辞去了工作,于1999年12月独自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去“护法”由于她在北京期间有违法行为,终被劳教一年半。在女子劳教所,经过帮教干部的耐心帮教和亲情感化,刘红实现了思想上的彻底转化。摆脱了练习“法轮功”一个痛苦的过程。梦然回首,一切原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今,刘红不得不承认,世间的人都是从娘胎里生出来的,都是父母所养,都是有血有肉的凡人,都是吃五谷、生百病的,理所当然李洪志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有什么神功,修练“法轮大法”更成不了神、变不了仙,只能让你在李洪志精心编制的歪理邪说精神控制下不能自拔,在“法轮功”邪教泥潭内越陷越深,成为一个又一个“法轮功”邪教的牺牲品。刘红“成仙”的梦破灭了,但她最终却找回了真实的自己!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