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揭秘

李洪志的“司马昭之心”
作者:东文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9-04-22
打印

QQ图片20190422092531

1999年4月25日,在首都北京发生了一起大规模的非法聚集事件。一万多名来自北京、天津、河北、山东、辽宁、内蒙古等地的“法轮功”信众,有组织地围住了中南海,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在国内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法轮功”的邪教本质也由此暴露无遗,但是为了掩盖其险恶用心,李洪志在国外出尔反尔,矢口否认非法聚集事件,在这个时期,笔者再次回顾此事,希望再次引起民众的高度警惕。     

李洪志否认非法聚集

20年前的1999年5月2日,李洪志在澳大利亚悉尼接受澳洲国家广播电视局、《悉尼晨报》、法新社等媒体记者采访时称:“北京发生的事,事先我一点也不知道,我当时在从美国来澳洲的路上”,“完全知道这件事情是在布里斯班”。这是1999年4月25日,一万多名“法轮功”信众在中南海周围聚集,扰乱社会治安秩序时,李洪志极力否认他与非法聚集事件的谬论。

其实1999年4月25日非法聚集事件的前一天,李洪志就在北京。25日“法轮功”信众到中南海周围聚集时,他也根本不在从美国去澳大利亚的路上。4月19日,天津师范大学校刊《青少年科技博览》刊登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撰写的“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天津市部分“法轮功”信众因对此不满到该校聚集、静坐。时至22日人数已达3000余人,严重影响了学校师生正常的生活和教学秩序。可就在此时,李洪志突然以商业人员的身份,持回美证(号码:001106787,中国签证号003821),乘美国西北航空公司的航班于22日下午从北京入境,24日下午1时30分又匆匆搭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109次航班离境赴香港,据查入境卡和出境卡均为李洪志亲笔所填。也就在李洪志入境的第二天,4月23日,部分“法轮功”信众聚集天津师范大学的事件迅速升级,人数猛增到6300多人。24日上午,北京等不少地方的“法轮功”练功点都纷纷接到通知,要求25日组织信众到中南海周围“集体练功”,25日,一万多名“法轮功”信众在中南海周围聚集。

由此看出,所谓李洪志对1999年4月25日非法聚集“一点也不知道”的谬论,纯属一派胡言。至此,李洪志导演非法聚集事件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

洪志伺机组织反扑

当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围攻中南海事件发生后,李洪志及其亲信预感到自己的非法活动必将受到惩处。为防止发生一旦骨干分子被抓而群龙无首的状况,“法轮功”组织开始密谋策划建立起第二、第三梯队,妄图与政府长期对抗。1999年5月25日,李洪志以“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名义下达了建立第二梯队的指令。此后,“法轮功”先后在四川、大连、江苏、山东、福建等地建立起后备的第二、第三梯队,采用公开和秘密结合的手段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据悉,当时把四川乐山的“法轮功”组织作为推选的第二梯队后备站长、副站长,并提出必须符合以下条件:一是笃信“法轮功”;二是没有暴露身份;三是家中装有电话便于联络人员。还要求各辅导站一旦原负责人失去领导能力和条件,由这些人接任,组成第二套班子继续组织“法轮功”信徒进行非法聚集活动。那么——

洪志此举意欲何为

一是充分暴露了邪教的邪恶本质。坚持祸害社会,是邪教的一大特征,邪教“法轮功”更是如此。1999年4月初,天津师范大学教育学院主办的刊物《青少年科技博览》,有一篇文章其中讲到:“有一篇关于‘法轮功’的宣传材料,就说有某工程师练了‘法轮功’后,元神出窍了,可以钻到炼钢炉里,亲眼看到炼钢炉的原子分子的种种化学变化。”作者诙谐地提出:“炼钢炉里的温度比太上老君炭炉里的温度要高出几百度,钻进去,可能吗?”;同时,文章另一段揭露了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有一名学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不吃、不喝、不睡、不说话”,最后被送进精神病院治疗的事实,于是使李洪志感到有了闹事的机会。

4月19日,众多的“法轮功”信众突然涌进天津师大教育学院静坐、示威。与此同时,李洪志利用天津师大教育学院这件事掀起一场更大的风波。组织了10000多人在4月25日那天围住中南海,向政府提出无理要求,严重扰乱了首都的社会秩序。正是“4.25事件”让全中国人民看清了邪教的邪性。

二是充分暴露了邪教的狂妄野心。李洪志在1992年炮制“法轮功”之初,就打出“不参与政治、不反对政府”的招牌,借此迷惑民众,博取信众参与,1999年6月,李洪志在其所谓“经文”“安定”中再一次强调:“我们是修炼的人,不要参与政治”。他甚至在《在法轮大法修炼国际交流会结束时的讲法》中说:“我一再强调我们绝对不涉入政治,绝对不干涉政治,绝对不参与政治。如果李洪志参与了政治,今天传的就是邪法,你们记住我说的话。”

然而,李洪志的“不政治论”麻痹了很多信徒。1999年4月23日晚,“法轮功”召开部署“4.25”非法聚集活动第二次会议,会议研究确定了去中南海向党和政府施加压力的三条无理要求:第一,要求公安机关立即放人;第二,给“法轮功”提供宽松的环境;第三,允许出版有关“法轮功”的书籍。据参与“4.25聚集事件的李昌、王治文、纪烈武等口述资料供述,当年他们在商议向中央提要求时还有第四条:“法轮功大师要进全国政协。最初的提议是“当全国政协副主席”,后改为“进全国政协常委”,再后又改成“进全国政协”,最后认为不妥才删去了。这叫“不政治”吗?其狂妄野心不言而喻。

三是充分暴露了邪教的虚伪性。李洪志宣称,“这世界一切都应听我的,没我不行”,吹嘘自己比老子、释迦牟尼、耶稣还高,自己的法力超过佛祖几百倍,能够把地球爆炸的时间推后30年。

可事实如何呢?“4.25事件”的真相很快被揭露出来,直接策划指挥这起事件的中心人物,就是“法轮功”的总头目李洪志。

那么,李洪志为什么要抵赖事实呢?因他有四怕:怕暴露了自己的虚伪,怕人看穿他的险恶用心,怕承担政治方面的责任,怕受到法律的制裁。所以便逃之夭夭了。

20年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每年都要举行一些所谓的活动纪念“4.25事件”,以此掩盖所犯之罪行。然而,一切皆不打自招,欲盖弥彰的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终究逃不过历史与正义的审判,用李洪志自己的话说,他“传的就是邪法”,他就是人间一大祸害。

值此“4.25”事件过去20年之际,让民众把李洪志的前后所作所为作对照,从他拙劣的行为中,再一次清楚地管窥其丑恶面目。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