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刘梦溪:《红楼梦》里怎样过春节?
来源:腾讯儒学   日期:2019-01-25
打印

文/刘梦溪

《红楼梦》描写的节庆活动很多,但春节只有一次,即五十三回的“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贾家这个大家族,春节是怎么个过法呢?当然并不叫“春节”,而是过年。

过年团团圆圆,热热闹闹(资料图 图源网络)

过年团团圆圆,热热闹闹(资料图 图源网络)

“春节”的称呼是1914年民国政府改叫的,其实并不准确,也许恢复已往的传统,继续叫过年更好些,公历的1月1日则仍然叫元旦——这是题外的话。

《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写道:“当下已是腊月,离年日近,王夫人与凤姐治办年事。”这是说,时令一到腊月,就该治办年事了。

而年事最重要者莫过于祭祖,所以宁国府贾珍那边先把宗祠打开,派人打扫,同时收拾供器,为祭祀做准备。当年荣宁二公,宁公居长,所以宗祠在宁国府。

其次是压岁,就是发放压岁钱。贾府的压岁钱做得很精致,用一百五十三两碎金子铸了二百二十个小锞子,有梅花式的,有海棠式的,还有笔锭如意、八宝连春等等不同样式。

三是送年礼,贾家收受的大宗礼物当然是黑山村乌庄头送来的,折合银子有二千五百两之多。而北府水王爷送的是字联和荷包。

四是向本府子弟们发放年物。

五是贴对联,换门神。书中说,到了腊月二十九,荣宁二府已经“换了门神、联对”。六是门面、挂牌等显眼之处,一般需要油饰见新,故书中有“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等字样。这些都属于过年的准备。

大户人家过年前需要很多准备(资料图 图源网络)

大户人家过年前需要很多准备(资料图 图源网络)

祭祖的时间在年三十,这是过年的最大礼仪。因为贾母有诰封,须先进宫朝贺,然后来到宗祠,诸子弟们早已经列队迎候。主祭人本来应该是宁府的嫡长子,但因长子贾敷只活了八九岁,便由次子贾敬主祭。

虽然这位敬老爷不理家事,平时只住在城外和道士们一起炼丹烧汞,一心想成仙,但年关祭祖大事,他无法推卸。陪祭为贾赦。余次贾珍献爵,贾琏捧帛,宝玉捧香,贾菖展拜毯。

赦老爷刚因鸳鸯拒婚而大受精神挫折,他的陪祭能否持敬如仪,尚待细心人观察。祭祀开始的时候,有乐队奏乐,共献爵三次,然后次第焚帛奠酒,然后所有参加祭祀者一起行礼。

祭罢宗祠,大队人马再到正堂向祖宗遗像礼拜。家人和小厮一律在仪门之外,贾府子侄挨次列队于仪门至正堂的廊下。正堂门槛外面是贾敬和贾赦,门槛里面是众女眷。只有贾蓉因是长房长孙,也随女眷在槛内。

供品以菜饭汤点酒茶为主,每当一道菜上来,都是先到仪门,再按次传至贾敬手中,贾敬传贾蓉,贾蓉传其妻,再传凤姐、尤氏等。到供桌前,方传给王夫人,再由王夫人传给贾母,最后经贾母捧放在供桌上。

供品摆放完之后,贾母拈香下拜,这时贾府一族之人也悉皆跪下。

书中说,如此一跪不打紧,竟“将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团锦簇,塞的无一隙空地”,可以想象,现场的情景一定煞是壮观。

再接下去就是给贾家现在的最高长者贾母行礼了。贾母居荣国府,大家于是又来到荣国府贾母的正室,先由和贾母同为妯娌的几位老太太行礼,然后贾敬、贾赦带领诸子弟,男一起,女一起,分别行礼,是为礼拜尊者。

长幼有序,男女有别(资料图 图源网络)

长幼有序,男女有别(资料图 图源网络)

拜完尊之后,还要拜长。各阶次的主子一一归座,接受两府男妇小厮丫鬟们的行礼。受礼的同时开始散压岁钱,包括准备好的金银锞和荷包等。受礼散钱之后,开始全家的和欢宴。

当晚还有给各处的佛堂、灶王焚香上供的节目。整个除夕之夜,两府内外,荣宁街上,统统都是灯火高挑,爆竹齐鸣,笑语喧阗,竟夜不绝。

本来是守岁之夕,看来贾府的风气,守岁也守得闹中无静,怪不得贾宝玉最受不了的就是荣宁两府的热闹。

大年初一开始,至正月十五,前后半个月的时间,主要是拜年、吃年酒。朋友亲戚,迎来送往,彼此互拜。吃年酒包括请吃和赴吃,但礼仪上不宜重复,所以需要事先一一拟好日期单子。

贾珍特别强调,头一年就因为时间没安排好,结果重复了几家,好像自家虚情怕费事似的。而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是年的尾声,是过年的又一个高潮。

所以贾母在十五日这天晚上,在大花厅摆了十来桌酒席,还定了戏班子,是为荣宁两府子侄孙男孙媳的家宴。

戏唱的是《西楼会》,看的贾母高兴,吩咐赏钱,立刻有三个媳妇将预备好的散铜钱,一人撮了一笸箩,便往台上撒。

戏曲是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资料图 图源网络)

戏曲是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资料图 图源网络)

一会儿,元宵献上来了,大家便吃元宵。上元节(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吃元宵,是自古以来的风俗,尊贵如贾府也不能违背此俗。连唱戏的小伶们,也停下戏和大家一起吃元宵。

接着又有女先生说书、击鼓传花、贾母和王熙凤讲笑话等节目,元宵之夜的热闹几乎不亚于除夕之夜。

一直到正月十七,贾府宗祠的大门才关上,供奉的祖宗影像也收了起来。但祀祖的活动结束时还要行一次集体礼。概念上,至此年应该算作过完了,实际又并非如此。

十七日当天薛姨妈就来请贾母吃年酒,十八日是赖大家,十九日是赖升家,二十日是林之孝家,二十一日单大良家,二十二日吴新登家。另还有王子腾家来请等等。

当然贾母不会都去,主要交给王夫人和凤姐料理,宝玉有的也可以应应差。其实一来二去也就到正月底了。这就是《红楼梦》里贾家的过年方式和过年的时间。

巨家大族既是传统社会的支柱,也是传统文化的凝聚范例,藉由贾家过年的种种礼俗仪式,我们可以了解传统社会春节文化的一般特征。

农历己丑年正月初一晚十时四十五分写毕于京东寓所

中国文化的张力

文史大家刘梦溪50年思想精华,传统文化如何进入现代生活,与《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中国文化的命运》并称“中国文化三部曲”

【内容简介】

《中国文化的张力》是刘梦溪先生五十余年研究精华之集结。传统是从过去流淌到现今的精神河流,每个人都不自觉地站在其延长线上。

中国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时期,也是需要反思文化、更新传统,使其成为社会建构的有益养分的时期。

作者从传统文化如何进入现代生活、传统文化与当代中国的关系、中国文化的特质及其价值取向、传统的流失与重建等角度延展开来,直面文明冲突,深挖现代生活中的文化张力与内核,为中国文化的复兴提供了方向。

【作者简介】

刘梦溪,文史学者,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研究领域涉及思想文化史、明清文学思潮和近现代学术思想。

主要著作有《传统的误读》(1996)、《学术思想与人物》(2004)、《红楼梦与百年中国》(2005)、《中国现代学术要略》(2008)、《中国文化的狂者精神》(2012,韩文版,2015)、《陈宝箴和湖南新政》(2012)、《陈寅恪的学说》(2014)、《当代中国之传统与现代的变奏》(新加坡青年书局,2014)、《马一浮与国学》(2015)、《将无同:现代学术与文化展望》(2015)、《红楼梦的儿女真情》(2016)、《学术与传统》(上中下三卷,2017)、《七十述学》(2018)等。

版权声明:本文为该书作者和出版社授权稿件,未经授权请勿转载。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责编。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