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警惕邪教蛊惑“留守一族”
作者:田晓剑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8-10-12
打印

近年来,邪教组织作为一种长期存在的,具有危害性、对抗性的破坏力量,在农村、城镇等不发达地区迅速泛滥,其扩张规模和发展速度令人触目惊心。当前,身处贫困、落后地区的群众自身文化素质普遍偏低,对自然界中存在的一些现象不能正确理解,往往寄希望于借助超自然的力量摆脱疾病、贫困和灾害,邪教组织鼓吹能消灾祛病、使人“升天”等迷信言论,成为群众摆脱困境的精神寄托。加之当前民族宗教政策和国家有关宗教的法律法规未能及时普及,在农村、城镇等不发达地区,群众法律意识淡薄,封建迷信思想依然存在。受“打工潮”的带动,农村青壮年及有文化人员外流,而留守的老、弱、妇、幼人群极易受邪教组织鼓吹、煽动的影响。

一、 邪教“温情关怀”欺骗留守老人入教

绝大多数留守老人的物质生活条件并没有因子女外出务工挣钱而明显改善,生活只能维持温饱,贫困现象非常普遍。农村子女对父母的供养水平普遍很低,外出子女改善留守老人经济状况的能力十分有限,所以留守老人物质生活得不到保障,生活过得很艰苦。调查发现,82.3%的留守老人依靠自己的劳动自养,但从事农业生产或其他副业的劳动收入往往只够或甚至并不足以满足基本生活需求。无论是“法轮功”还是“全能神”等邪教,他们都是利用留守老人需要关心和帮助、需要温暖和慰藉的现状而给予简单的“关怀”就比较容易地将之拉入邪教组织。据了解,农村老人中有81.6%是留守老人,93.8%的留守老人是在“关怀”感召下加入邪教组织。由此可见,农村留守老人是多么需要关心、需要融入团体、需要被人照料。

二、 邪教给留守妇女“精神寄托”引诱其入教

农村科普工作相对滞后,不少农村妇女尤其是老年妇女在遭受挫折或遇到不幸时,往往去占卜问签,烧香求神,把希望寄托在神灵等外在力量上,以保佑自己平安无事。邪教组织借助宣扬信教可以让家庭平安幸福和睦,诱惑妇女参与,有的甚至深信不疑而坠入其中。参与邪教活动的妇女大多住在边远乡村,信息闭塞,对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缺乏了解,看不清大局形势,对外面世界了解不多。一些邪教组织正是抓住了这个弱点,专门跑到偏远村屯宣传煽动、拉拢妇女参与邪教活动。有的妇女家庭成员或娘家人也信邪教,受其影响,当自己或家庭成员患疾病无钱医治时,听说信“教”——“不用吃药打针”治好病,就稀里糊涂投入其中,寻求精神寄托。当前,“法轮功”邪教网上反宣活动猖獗,常常煽动不明真相人员聚集闹事,打着“强身健体”、“消灾避难”、“成仙成佛”等幌子,蒙骗农村妇女,发展、控制成员。其他邪教如“实际神”则采用“偷梁换柱,装神弄鬼”把戏、宣扬“世界末日”等恐怖预言来诱骗留守妇女加入邪教。

三、 邪教将魔爪伸向好奇心强的“留守儿童”

一般来说,“留守儿童”不会主动接近邪教组织。但邪教组织者、别有所图者及狂热的传者、信徒却四处寻找机会将魔爪伸向他们。一是邪教组织会利用少儿普遍关心的热点问题,如学业前途、美丽强身、偶像崇拜等来游说、打动并吸引少儿接受其教义,并就范于邪教组织的控制。二是邪教正利用一些“留守儿童”乐于接受的新鲜媒体如网络来传播、扩散邪教的思想。正是在邪教极具险恶的蛊惑、诱导之下,一部分缺乏辨别力及抵抗力的“留守儿童”被拉入邪教泥沼不能自拔。就这样,一部分“留守儿童”在邪教的伪装蛊惑面前沦为“忠实”的信徒,扭曲后的人生观,价值观使其行为判断变得似是而非起来,进而完全否定正常、客观的物质世界。邪教用精神控制毒害农村“留守儿童”和青少年的一桩桩惨案,无不影射出它的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罪恶本质。

清除邪教对农村留守人员的侵袭刻不容缓,需要政府、社会等方面多措并举,久久为功。

笔者认为要大力发展偏远农村经济,提高弱势群体收入,完善社会保障措施,改善其生存和生产生活条件,引导弱势群体增强发展信心和致富本领。只有经济发展了,生活水平提高了,才能强有力地抵御邪教的侵蚀。

要加大培训力度,提升弱势群体素质,提高自我发展能力。加大偏远农村地区医疗卫生投入,改善医疗卫生基础条件,提高对弱势群体的医疗保障水平。让弱势群体病有所医,防止邪教借“治病”之机传播。

要在文化教育上加大投入,提高弱势群体文化知识水平,打破偏远地区文化“沙漠”局限。加大交通资金投入,打通因道路不畅造成的环境闭塞,才能打通信息闭塞和心灵的封闭。

要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将能力强、在群众中有威信、热心为群众办事的人选拔到村级领导班子中,在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基础上,让群众有事愿意同他们交流,有困难愿意寻求他们的帮助,从而防止邪教组织的乘虚而入。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