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她为何不敢使用身份证
作者:朱琴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8-10-10
打印

抵制全能神

蔡丽丽(化名),女,1970年7月生于陕西凤县唐藏镇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家中除父母外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在蔡丽丽的记忆里父亲经常打母亲。当母亲生下第二个弟弟被父亲送人后便疯癫了。蔡丽丽上小学一年级时是背着一岁多的弟弟上课的,上完二年级后父亲就让其辍学回家做饭、放牛、喂猪。哥哥26岁时相继说了几门亲都因为母亲疯癫而黄了,为了使儿子娶上媳妇父亲硬是逼蔡丽丽嫁给了嫂子的哥哥,农村俗称“换亲”。不幸的是婚后丈夫经常将蔡丽丽打的浑身是伤,生下儿子还没满月时就将其打的鼻青脸肿,甚至她逃回娘家丈夫还追去连同父母一起打。事后父亲还劝其忍着,说夫妻打架是常事,老了就好了。孤独无助的蔡丽丽也曾提出离婚,可丈夫不离,而且换来了更厉害的毒打。蔡丽丽为了年幼的儿子忍气吞声的过了几年。直到儿子8岁她教会其简单的生活技能后才偷偷离家务工。其先后在西安、青海、西藏超市售货、酒店、工厂务工。

2012年,蔡丽丽回到凤县在县城开了一家裁缝店,凭着诚实和手艺赢回了很多回头客。有2名中年妇女经常找她修改衣服、换拉链,闲聊中知道了她的不幸遭遇后便让其加入基督教(实则“全能神”),说加入后就不会再有灾难降临到她身上了,而且生病了祷告祷告就好了。为了拉她入教她们经常给蔡丽丽送菜,住到蔡丽丽家陪她说话、安慰她,给她宣讲“全能神”的歪理邪说。还让她参加不固定地点的“家庭聚会”,聚会时会员之间不准互相打探情况,不准使用通讯工具,不知不觉的蔡丽丽便加入了“全能神”组织。2012年12月某天的清晨,蔡丽丽还未起床就有人敲门,让其一起去参加“广告宣传”。她到街上后才发现有很多人打着“世界末日”的横幅在游行,还有人一边手持小喇叭宣传“世界末日”要来临一边向群众散发传单,他们还围攻县公安局。直到县公安局对参与者审查后她才知道了她信的“基督教”是国家打击的邪教组织“全能神”。后经帮教干部耐心细致地做思想工作她决定不再与“全能神”会员联系来往。但那些人并不死心,还时不时给她发反宣品,动员其“传福音”。

2013年,蔡丽丽到区市务工。因听信“全能神”组织的人说在游行时受过审查的人如果一旦被认出就会被抓判刑,所以不敢出远门务工,只在宝鸡境内选择对身份证要求不严的私人小饭店干活,但这些小店收入微薄。期间远在云南务工的儿子在当地找下媳妇她也苦于不敢用身份证买票而不能成行。2014年一次她乘班车回凤县途中,乘务员要求乘客出示身份证她才不得已拿出了久不敢用的身份证,但检查后并未被抓。从此她才大胆地使用身份证到网吧、酒店务工。面对“全能神”不攻自破的谎言和恐吓,那些会员再让她同去“传福音”时她便借口工作忙推辞。但那些人在她家里找不见人时就去她工作的网吧、工厂堵她。蔡不得已几次更换工种,直到2016年在24小时便利店工作无法堵截才罢休。当帮教干部再找到她对她进行教育转化时,她主动向帮教人员要了反邪教书籍和碟片,说抽时间看看,并写了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

蔡丽丽后悔加入“全能神”组织,听信了她们的“鬼话”才使得自己不敢出远门务工、不敢与远在云南的儿子团聚。今年她在苏州跟火车做小生意每月收入4000余元。经过这次苏州打工,她终于明白了邪教分子不让她用身份证是骗她的,她再也不相信全能神的鬼话了。她多出去打打工,既提高了自已的收入,也能开阔视野,愉悦心情,不天天生气了。近期她决定先回甘肃两当县与家暴丈夫办理离婚手续,而后赴云南定居与儿孙团聚。

蔡丽丽的经历表明:女性朋友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时不要退缩,要理性全面地分析具体问题,多参加一些有意义能够愉悦心情的活动,以避免被别有用心的人用小恩小惠和花言巧语迷惑而误入圈套。同时各级组织要多给予弱势群体以关爱,广泛开展反邪教宣传活动,才能有效提高广大群众反邪教的意识,增强群众辨识邪教的能力以远离邪教、反对邪教。

陕西省反邪教协会报送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