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法轮功害我家毁业败
作者:吴德娜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8-09-30
打印

我叫李金穗,生于1950年,四川长宁县人,曾经是家乡小镇一名小有名气的医生,凭着精湛的医术、仁慈的医德,我不仅在邻里乡亲中建立了良好的社会关系,而且凭着自己的劳动,在九十年代初就盖了新房,家中有夫、有女,生活幸福、殷实。但我却因为痴迷“法轮功”,抛弃这美好的一切,走上了一条疯狂的修炼之路……

第一步:强身健体走上修炼之路。说起接触“法轮功”,自己都有点儿不好意思,本是行医之人,但却盲目地相信了 “法轮功”。1999年5月,有个叫李郭的重庆人,在我药店的隔壁租了个门面做副食生意。久而久之,大家相互就熟识了,然后,他开始向我宣传“法轮功”。最开始的时候,作为一名行医之人,我对李郭宣传的修炼“法轮功”可以治病并且好了之后不会再得病之类的理论毫不相信。但当时的我,由于正值更年期(49岁),对于身体出现的许多不适,特别烦燥,而且药物也确实没有缓解身体的不适和精神的烦燥。加上李郭随时随地不停地在我耳边吹嘘“法轮功”的无所不能,我就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开始修炼“法轮功”。先是跟着李郭学了“五套功法”,后来他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说只练动作是不行的,还必须得学法,不然就起不了作用。于是我每天除了凌晨起床坚持打坐练功外,还认真研读《转法轮》,李郭也时常和我交流一些修炼心得。随着有规律的炼功,坚持不懈地学法,我开始逐步对《转法轮》上讲的“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特性、是衡量好人与坏人的唯一标准”,“人是一层一层掉下来的,要想好病、祛难、消业,就必须得修炼”,“法轮大法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的,炼的功很大”等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因为我感觉按照李郭所说的坚持炼功学法一段时间后,身体的不适感确实有所好转。就这样,我开始走入“法轮功”的世界。

第二步:斩断亲情为上层次。越学习《转法轮》,越觉得自己必须要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不能够只抱着强身健体的想法,这种想法是错误的,因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了 “我这里不讲治病,而是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把你们的身体净化了,使你们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低层次上的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既然师父都已经帮助我到了一个较高的层次了,让我身体好了,那我更应该勤于学法和练功了。当时,我每天绝大部分时间都用于修炼“法轮功”,基本不做家务,就连吃饭都在看《转法轮》,而且每天凌晨准时3点钟起来打坐,也不再替他人看病了,把药店的全部事情都交给丈夫打理。女儿的生活、学习也从不过问,反正每天就是学法炼功。眼看我越陷越深,亲人们感到事情的严重,丈夫女儿、父母公婆以及亲属好友轮番上门劝说,丈夫甚至以离婚要挟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其实我也曾经动摇过,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呢?但我一想到师父说的“人就是为这个情而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分,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都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而且师父还说过“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矣。”我便把他们认为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道道关,毅然地选择了继续修炼。丈夫在极度伤心和再三劝阻无果的情况下,和我离婚了。但这并没有让我心里有一丝难过,反而认为这是对我修炼是否坚定的考验,是对我放下“名利情”的考验,是对我去掉“常人心”的考验,我在修炼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 

第三步:求圆满落个家毁业败。在李郭的帮助下,我开始学习到了师父更多的经文和各地的讲法资料,并且认识了其他的功友,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修炼心得。为尽快提升修炼层次,我从2005年开始,迫不急待地按照师父的要求,“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以便实现最终的“圆满”。先是将从功友处得来的《明慧周刊》《三退》等宣传单,在菜市、居民楼里进行散发,后来为“救”更多的人,我还亲自去发展了4名成员参与修炼“法轮功”,教他们学法、练功,提供相关资料等。因为做这些事情占去了我主要的精力,再加上丈夫的离开,我经营的药店最后关门“大吉”了,我更是全身心地投入到修炼大法的各种活动中,每天除了“法轮功”还是“法轮功”,为了“法轮功”所描绘的“美好前景”,舍掉亲情不足惜、抛弃事业不足惜、家徒四壁更不足惜,因为这都是大法对我一次次的考验。而让这场恶梦醒来的代价,居然是差点付出我那年仅18岁女儿的宝贵生命。丈夫的离开、经济的拮据、长期的营养不良和生活无规律,导致我的女儿患上了直肠癌,一开始得知此消息的时候,我心中一阵慌乱,不知如何是好。第一个想到求救的就是李郭,在他和功友们的劝说下,我居然相信了这是因为我修炼不够,女儿得病是“业力”所致,只要我勤加修炼,必能为女儿“消业”,因此,我不肯送她去医院。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的“功”完全没起作用,女儿的病情开始出现恶化,多次昏迷在家中。这时,我开始着急起来,但我知道送去医院会花很多治疗费,而我当时早已是家徒四壁,我又找到李郭帮忙,而这一次他居然以外出“寻宝”为由,骗取我变卖房产凑齐的15万元。此时,我才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在家中,坐在女儿的床边,看着她那苍白瘦小的脸蛋,足足想了一个晚上没有合眼,反思自己修炼“法轮功”以来,到底得到了什么?丈夫走了、亲人唾弃、没有朋友,药店倒闭了、钱没有了、家没有了,该放下的都放下了,居然还救不回女儿的一命,难道要连女儿的生命都要舍弃才能求来我的“圆满”吗?太可怕了!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到我自己的无情、残忍和愚昧。第二天一早,我来到镇政府,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把女儿送到了县医院,我还记得当时主治医生得知情况后,痛恨地说:从没见过我这样的母亲,并警告我再这样下去女儿就没救了。

在当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心下,我女儿的医疗费用得到了解决,还把我安排到了镇上的敬老院工作,长宁县反邪教协会的志愿者们更是不厌其烦地一次次上门给我宣传反邪教知识,让我从思想上彻底脱离“法轮功”的控制,认清其欺骗性和危害性,并且在亲人朋友的劝说下,我的丈夫回来了。现在,我工作顺心、精神充实、收入稳定,最重要的是我女儿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正慢慢恢复健康,我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