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法轮功”把我害惨了
作者:肖省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8-09-21
打印

我叫张徐俊,是徐州市一名棉纺厂的退休工人,由于误信邪教“法轮功”差一点把命都丢了,回过头来看自己那段痴迷邪教的经历,现在想起了真是觉得可笑。

我身体肥胖,缺乏锻炼,身体一直不好,经常都在吃药。1997年我退休了,当时气功盛行,想通过练气功来改变身体状况,于是就购买一些气功书籍并参加气功学习班学习。在学习了几种气功后,我认为遇到了瓶颈始终无法突破,这时三中学的李大海(化名)向我推荐了“法轮功”,并送给我一本《转法轮》的书,极力劝说这是一本气功方面的好书,按照书上的要求练功可以强身健体,不用吃药打针看医生就可以防病治病,还可以度人“上层次”,最后“圆满升天”,而且不需要任何基础,练习起来非常简单,特别适合我这种年纪的人练习。我听后便对“法轮功”有了“向往”,没事的时候就拿出这本“经书”翻阅,书中讲的“真善忍”、“上层次”……,深深的迷惑了我,我感觉自己空虚的心灵好像找到了一种慰藉。经过一段时间模仿书中“经文”练功和功友们神乎其神的吹嘘,由于心理作用,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有所改善,渐渐地认定这种功法是一种强身健体的好功法。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揭示了“法轮功”只是打着强身健体的幌子,实际却残害人的真实面目,老伴和儿子都劝我放弃“法轮功”,我表面上答应,但继续在家里偷偷习练功法,我坚信自己是李洪志的“真修弟子”,不断修炼能脱离人生苦海,能到幸福美满的“天国世界”去。

有一天我又在家偷偷练功被老伴发现了,他很生气,朝我吼到“叫你不要再练什么‘法轮功’了,‘法轮功’是邪教,你怎么认不清呢?”我很是愤怒的看着老伴,瞪着眼睛对他说:“你不练就算了,别来污蔑我们‘师父’,得病有灾别说我没提醒过你啊,那是你的报应……”就这样我和老伴经常为这而争执。之后,老伴被查出患上了高血压,需要经常服药。看到老伴这样,我很高兴,认为老伴得病是因为没有习练“法轮功”的原因,看到老伴吃药会很生气,几次把老伴的药扔掉,还不让他去看医生,以至于他高血压越来越严重,受不得半点刺激。

2004年3月的一天,老伴看到我仍然执迷不悟,一怒之下烧了我练功用的书,我当时差点没疯,用扫把打老伴,还骂老伴是神经病,阻碍我“上层次”、“圆满”。老伴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搬去跟儿子儿媳一块生活,而我却高兴得很,认为我已经排除了‘魔’的干扰,终于能够“再精进”。为了消除老伴烧书带来的“罪孽”,我全身心地投入“弘法”活动中,经常串连当地功友在夜间到处活动。

2005年5月,在一次“弘法”的途中,我被一辆摩托车撞伤了腿,当时我告诉司机,练“法轮功”的人是撞不坏的,拒绝了司机送我去医院的提议,忍着疼痛一瘸一跛的回到了家里。可是我却因为伤口发炎溃烂、躺在床上发了高烧,慢慢地我便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发现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原来是老伴回家拿东西碰巧发现昏迷的我,把我送到医院,才让我保住了一条老命。可当时的我并不认为这是医院的功劳,还很是气愤的质问床边的老伴和儿子,说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呢。这时候你们把我送到医院不是在害我吗?老伴听后被我气得血压突增,瘫倒在病房的椅子上,儿子吓得连忙找出降压药让他吃下,并招呼儿媳去找医生来。

到现在我都清楚的记得,那天在病房里,三十几岁的儿子、儿媳跪在我的床边,嚎啕大哭:“爸,我求求您,不要再练“法轮功”了,现在弄得我们家不像家的,妈妈身体也不好,你还差点丢了性命,这些证明李洪志说的都是谎话,‘法轮功’就是邪教,你快回来吧,我和妈妈都不能没有你……”当时,听着儿子的话,我的思想有所动摇了,对‘法轮功’产生了怀疑:“我这么虔诚的习练,为什么没有得到‘师父’的保佑呢?”

出院后,老伴说什么也不让我一个人住了,和我一起回了家。第二天,儿子找来了反邪教志愿者,专门为我做思想工作。我逐步认清了“法轮功”邪教的本质和李洪志的阴谋,主动上缴了“法轮功”的书籍、光盘、像章等物品。我决定同“法轮功”决裂,回归正常社会。现在我已经是社区一名反邪教志愿者,用亲身经历告诉那些还在受“法轮功”蒙蔽人们:只有脱离邪教,才能过上幸福生活。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