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难以团圆的“中秋节”
作者:肖省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8-09-20
打印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中秋将至,身在美国的李洪志有好多年没有见到家乡的月亮了,也没有真正过过“家乡的中秋节”了。同样,那些受李洪志歪理邪说欺骗的弟子,或为了“上层次”陷入泥潭,或为了求所谓“圆满”舍弃生死,最终因信“法力”断送性命,再也无法体会中秋节的团圆之乐。笔者为这些人感到深深惋惜,同时也希望更多的人能醒悟过来,认清李洪志的骗人谎言,安安稳稳的享受与家人的中秋团圆之乐趣。

——“上层次”陷入泥潭

李洪志谎称,“人是从宇宙空间一层层掉到最底层来的,过着低能的生活”。因此,“要赶紧逃离”,必须一层一层地往上“提高层次”。即通过练“法轮功”来“上层次”。 李洪志描绘着“最高层次”的境界:“将来修成的时候,想要什么伸手即来,要什么有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他的世界中什么都有。” 当然,李洪志对那些因为怀疑甚至不相信“上层次”邪说而拒绝练习“法轮功”的信徒,他就早留了一手:“要知道有无数各个层次的护法神,他们的职责就是护法呀!而且魔也不会放过你呀!” 。

因此,1999年4月26日下午4时许,甘肃省电力局803电厂职工孙杰,因迷恋“法轮功”在家中引火自焚。死后人们发现,孙杰怀抱着装有李洪志“讲法”磁带的录音机,右胳膊还夹着一本已烧损的《转法轮》。孙杰是1995年8月开始练习“法轮功”的,孙杰常说,《转法轮》上讲,不去掉情、欲、不放下常人的心,是修炼不好的,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才能“上层次”。1998年底,“整整一个冬天,他为了所谓的上层次,常常半夜三更一个人在冰天雪地里练功,最后冻得小手指甲盖都掉了;夏天练功,蚊叮虫咬也一动不动。孙杰说,只有这样才能达到“上层次'”的要求。

诱使孙杰抛弃世间真情,直至断送生命的“上层次”邪说,正是李洪志欺世蒙人的核心伎俩之一,也是“法轮功”诱骗众多信徒趋之若鹜的重要手段之一。

——求“圆满”舍弃生死

在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中,蛊惑人们去“消业”、“上层次”,然后达到 “圆满”。李洪志说,“功成圆满佛道神”,“修炼的事情是宇宙中最大的一件事情,人要升华到那样一个境界中去,要成罗汉、菩萨、佛、道、神”。于是“圆满”成了信徒唯一的追求。

因此,1998年8月29日晚,四川省宜宾市的王玉芝在家中对丈夫说:“我要升天了,数九下就要上天,飞了。”并躺在地上数“1、2、3……”数完以后,她没有飞起来,神情呆滞,第二天在家中上吊身亡。李洪志为他的痴心信徒许下诺言:“我也想在你们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重庆市开县天白乡工商所干部高恩成正是在李洪志“求仙成佛”的蛊惑下走上了绝路。他于1997年和妻子开始练习“法轮功”,坚信李洪志讲的练习“法轮功”达到一定程度会“三花聚顶”、“生原婴”、“返本归真”、“死后升天”,1998年11月6日上午10 时,他在自家楼上怀抱儿子高雄从四楼跳下,高恩成因抢救无效死亡。

“法轮功”信徒中了“圆满”说的邪,相信“死后会上天国”,死亡只不过是“抛弃一个肉身而已”,信徒自然就不会珍惜宝贵的生命而舍弃生死。

——信“法力”断送性命

李洪志要求信徒每天无休止地练他的功、读他的法、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像,这种长时间接受李洪志歪理邪说刺激的练功方式,使信徒的大脑从早到晚一直充斥着那些荒诞的法轮功“经文”内容,比如“能飞能漂”、“成仙成佛”等,认为自己具有了某种“超常”功能,而对其他事物,包括对自己的亲人、朋友没有兴趣甚至反感。

因此,河北省三河市泃阳镇西关村村民刘福生1998年初开始练习“法轮功”,当年9月,他在三河市第三幼儿园与人聊天时称自己练功要 “成仙”了,能腾云驾雾,可以飞过幼儿园对面的河去。1999年4月26日,刘福生换了一双新鞋,拿了一把雨伞,飞过幼儿园对面80多米宽的红娘巷河,结果溺水身亡。山东济宁市有一名叫孙武菊的妇女1997年练习“法轮功”后,迷信“法轮功”的“法力”。1999年2月5日,她喝下毒药后对她女儿说:“我死不了,我会用功力逼出毒药。”孙武菊让别人给她一个馒头、一杯茶,用茶泡下馒头吃下去后,就能用“法轮功”逼出毒药。她不让别人给她打吊针,结果耽误了抢救时间送了性命。

如此“迷魂”信徒,使一些“法轮功”信徒在痴迷状态产生种种幻觉,仿佛出现“超常能量”。有相当一部分是认为自己具有“白日飞升、刀枪不入”等荒诞离奇的“法力”而命丧黄泉。

中秋将至,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