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法轮功”让我成为害死儿子的帮凶
作者: 吴德娜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8-08-24
打印

我叫任霞,女,今年55岁,家住在宜宾市罗龙镇,是原国营南山机械厂一名退休职工。

我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丈夫成兴和我在一个厂上班,性格温和,对我也很体贴、周到。婚后不久,我们便有了儿子成儒,儿子的到来更让这个家增添了许多欢乐,我们的日子过得平淡但却温馨。但是,自从我练习“法轮功”以后,这一切就被我打破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不断地出现这样那样的毛病,长年都在吃药。这时候就有工友向我推荐了“法轮功”,说“法轮功”不仅可以强身健体,生病不打针、不吃药,还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不二法门。当时我想不妨练习一下,锻炼身体也好,我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了练习。

经过一段时间有规律的锻炼后,我的那些腰酸腿疼的毛病好像减轻了,当时十分高兴,就按照工友的介绍,除了练功以外,还认真地“学法”。当我看到“师父”李洪志说的,“练功”、“学法”时间越多“消业”就越多。于是我便投入全部的精力学习“经文”,过了不长时间,我就能一字不落的背诵《转法轮》的部分章节。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坚信只要跟着“师父”李洪志修炼不仅能“做好人”,还能“消业”、“圆满”。

1999年“法轮功”被国家依法取缔,许多“功友”因此纷纷脱离了“法轮功”,我感到非常不理解。认为“法轮功”提倡“真、善、忍”,让人锻炼身体,怎么会是邪教呢?因此我就暗地里和“同修”们积极联络,参加“正法、护法”活动。由于怕被落下,不能“圆满”,所以我每天大量“学法”,不间断练功,还经常与“同修”们一起出去偷偷地散发“法轮功”宣传品。

自从练上“法轮功”后,我根本就没时间照顾家里的生活。丈夫规劝我说:“那是违法行为,你不能再练,那是要坐牢的。”而我却说:“ 为了维护大法我宁愿舍弃一切。”甚至我还对丈夫说,如果他再干扰我修炼,我就跟他离婚。亲戚朋友们也让我别信那些邪的东西,对于他们的规劝我根本就听不进去,丈夫每天不厌其烦地劝我不要再练了,我丝毫不为所动,我始终认为“法轮功”是健身的好功,表面上答应,暗地里依然坚持修炼。1998年,丈夫失望至极,我们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原本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我拆散了。现在回想起来,是“法轮功”害得我家破人亡。

儿子成儒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中国解放军武警战士,由于他在服役期间出色的表现,在当时就业难度已经很大的情况下,退伍顺利地进入了北方红光化工有限公司消防队成为了一名消防员。当我确信“法轮功”是好“功法”以后,我就开始动员儿子和我一块练,并告诉儿子要潜心“学法”,希望能“长功”、“上层次”、“求圆满”、“升天国”,还说不修炼“大法”,今后要遭淘汰,钱挣得再多,命都没有了,也用不成。在我的鼓动下,儿子成儒开始习练“法轮功”。在我和丈夫离婚的时候,他毅然选择了支持我。儿子渐渐成了“法轮功”组织在宜宾的骨干分子,进入了“核心机构”大家夸他“有慧根”、“有悟性”,这让他很自豪,因此练功的热情也就更高了。在“学法”一段时间后,儿子干脆辞掉了工作,专心修炼“法轮功”。

我和儿子身体都不太好,自从练了功,总觉得“师父”能替我们清理“身体”,通过练功可以“消业”,于是不再吃药。虽然小病小灾时常都会有,但在我们看来那都是“消业”过程中的正常情况。我们在“上层次”和“圆满”的愿望支持下,抛弃一切,努力坚持着自己的修炼。2009年我由于复制、散发、邮寄“法轮功”宣传品,经教育无效被刑事拘留。我入狱后不久听说儿子被逮捕的消息。他在监舍里坚持遵循“师父”的意念,拒绝进食。在生病入院后,仍然拒食、拒医,前夫成兴和看守所人员想尽办法做他的思想工作,仍然无效。8月7日凌晨,儿子因医治无效在 宜宾市二医院死亡。

由于我过度痴迷法轮功,投入的精力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2009年9月,我因重感冒发烧,坚持不吃药也不上医院,整天练功来“消业”,想着自己这么听“师父”的话,“师父”一定会来救自己的。可两天后,身体极度虚弱的我昏了过去,人事不省。当我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身边是街坊领居和社区干部,一时间,我有些恍惚,看着大家那关切的眼神,我的心猛地一颤,内心仿佛有根刺狠狠扎痛了我的心。我对自己的修炼憧憬越来越迷茫了,我完全是按“师父”说的来做的,儿子的离去,使我对李洪志的“法身保护”、“祛病消业”产生了怀疑,我们如此“虔诚”、如此“精进”,却未能“消业”。反而害我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儿子,儿亡夫散,好端端的家就这样毁了。几年来,因为我的私心使老公身心备受摧残,我的家庭不仅没有“圆满”反而变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自己老毛病不但没好,反而比练功前更重了,“师父”的“法身”怎么没有保护我呢?后来,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家庭成员的细心照顾下,我很快恢复健康出院。

现在想来,我不知不觉成为李洪志害人的帮凶,是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现在的我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已经认识到了“法轮功”的危害,但每每想到死去的儿子我就心里难受,要不是我劝他练习“法轮功”,他就会有病就医,不拒医、不拒药,也许就不会过早的离开人世。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