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迷反伪 / 破除迷信

死亡的规划与准备
作者: 圣严法师   来源:《欢喜看生死 》   日期:2018-07-04
打印

死亡规划既无需忌讳,也不复杂,主要包括遗体处理(安葬仪式)、遗产及债务处理,这是对自己及别人尽最后责任的具体表现。这些事情没有交代清楚的后遗症时有所闻,例如子女彼此信仰不同,为了父母该如何举行丧仪、安葬,吵得不可开交。更有人为了争遗产,妻子、儿女互控,因而闹上法庭,这些事情对亡者及生者,都不平安。

问:法师曾开示,相信有永远的过去、永远的未来,就是对「死」最好的准备。除此之外,能否请法师再进一步开示,人可以为生命的终点,事前做些什么准备?

答:处理身后事,的确需要一番工夫,遗产、丧葬仪式,乃至债务的清偿等,但是我认为生前做好对死的心理准备还是很重要的。

中国传统的农村社会,年过五十岁的人都会开始为身后大事做准备,譬如买好寿衣、寿棺和寿穴,这就是不想麻烦别人,并且还会未雨绸缪,为自己留一点棺材本。这种坦然面对死亡的态度非常健康,也非常值得现代人学习。因为临终者并不认为死亡是悲惨的事,而下一代也不觉得长辈寿终不可忍受,大家都可以用理性、平静的心情迎接必然来到的一天。

更深一层看,由于年过半百者预计自己将死,就会更积极去完成未了的心愿,或为子孙积德造福;而子女也会自我警惕,把握时间行孝,以免有「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遗憾。

时代演进到二十一世纪,人类平均寿命虽然延长,但对死亡的准备,反而不比农业社会那么坦然自如。随着医药科技的突飞猛进,大众似乎普遍预期「人定胜天」,对于任何时刻都可能降临的死神,失去随时面对的心理准备,以致当来临时,张惶失措而不能接受命终的事实。

表面看来,现代人受到较好的保护,寿命也延长了,但是死亡的机率其实并没有降低。例如,现代人死于天灾的人口也许减少;但相对的,人祸方面的死亡机率却增加了。例如交通意外事故、职业伤害,以及因环境污染、过度开发破坏自然环境而死伤的案件,也是农业社会所少见。

科技时代的生活型态,降低了一般人对死亡的预期和准备。由迎接新生命这件事就充分反映这样的心态。现代父母都是到医院生产,原因不外乎在医院比较安全,万一发生状况,可以立刻受到最好的医疗救援。但是先进的医疗技术、设备,是否真的能够保证一定平安无事?好像到目前为止还不能吧!

从另一角度来看,医院的功能是双重的,一方面接受生,另方面也送亡。事实上,每个新生命在孕育、出生的过程中,都时时面临病与死的挑战,更贴近地说,人一出世,即与死亡连在一起。若能及早认清有生就有死的必然因果关系,就比较容易克服死亡的恐惧,坦然地接受死亡。

曾几何时,社会兴起「生涯规划」的浪潮,由这股浪潮衍生出许多炙手可热的学说、理论,包括第二专长的培养、性向测定、人格认知、人际关系处理、时间管理、开创人生第二春,甚至理财等等。这些知识的确可以帮助许多人适应或掌握变动不已的新时代,但可惜的事是,极少人在谈生涯规划时,纳入「死亡规划」的概念。

反观西方人,他们却常在年轻时就已写好遗嘱,日后再视主客观条件的改变予以修正。虽然台湾社会目前愿意在身强力壮时,购买保险的人口逐年增加,未雨绸缪的观念比以前浓厚;但愿意在花样年华为自己规划身后事的人,好像并不常见。我建议大家在生命的任何阶段都应该思考死亡的问题,以免当「意外」发生时,令亲友既悲伤又慌乱。

其实,死亡规划既无需忌讳,也不复杂,主要包括遗体处理(安葬仪式)、遗产及债务处理,这是对自己及别人尽最后责任的具体表现。这些事情没有交代清楚的后遗症时有所闻,例如子女彼此信仰不同,为了父母该如何举行丧仪、安葬,吵得不可开交。更有人为了争遗产,妻子、儿女互控,因而闹上法庭,这些事情对亡者及生者,都不平安。

曾经有一位姓唐的新儒家学者,他自己主张以儒家的「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的方式来办理个人的身后事。但是他母亲过世时,他反而犹豫了,因为他觉得儒家仪式并不是他母亲所需要的。后来,他思索母亲生前习性较倾向佛教,于是采用佛教仪式为母亲举行丧仪。有趣的是,他自己往生时,也采用佛教仪式。

一个人生前有宗教信仰,他的后事比较容易处理,子孙只要依从他的信仰即可;如果没有宗教信仰,那么遗族最好效法唐先生,站在亡者立场多加考虑。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