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一位“门徒会”信仰者的不归路
作者:李旺林   来源:薄荷茶社   日期:2018-01-23
打印

“门徒会”是陕西省耀县农民季三保在1989年冒用基督教名义、盗用《圣经》内容而创立的地下非法组织,1995年中国政府认定其为邪教。——前言

有一年暑假,我坐火车送母亲回老家。老家在偏僻的山沟里,下了火车,坐一百多里路的班车,下了班车再步行20里山路,过苦水河,上阳洼山,山路因为近期多雨,冲刷的到处是坑。半山腰上,碰见三婶,寒暄一阵后,三婶说,庄子上她杨嫂“下场”(过世)了。猛然听到这个消息,我和母亲都一愣。过年时见到她还能走动,怎么说走就走了。  

1

三婶说,(杨嫂)走得太可怜了,得了病,一直不去医院,无依无靠,爬到炕上,嘴里成天念叨着她的“主”,不饭、不喝水,硬生生给饿渴死了。

我心里想,庄子上的人不至于如此冷漠吧,即便杨嫂因信“教”传“教”惹人嫌弃。

三婶说,前段时间,得知她生病了,庄子上人轮流去看望,屋子老旧简陋阴暗,她爬在炕上,看起来很吃力。有一天放羊老汉进去看时,人已经走掉了,头跟前堆着村民们提来的牛奶和吃头,生前应该努力更着去拿,终是没有力气够得上吃,悄悄走掉了。儿女几个,一个都没来,庄里人好不容易给男人打通电话,男人从千里路上磨叽回来,雨中用架子车扯拉着埋掉了。唉,都是自己把自己害死了,真造孽。

说起杨嫂,话题就得回到二十多年前。

上世纪九十年代,“门徒会”传到了我们那里。

2

周末的一天,杨嫂从城里回乡下,午后,她去隔壁老奶奶家,发现庄子上的媳妇、女子们正围着一个胖女人。

胖女人唾沫星乱飞声情并茂地演讲,说是奉“主”的使命,给大家带“福音”来了。她的宣讲像烧柴一样,引得很多妇女兴致勃勃地当下就要跟着信教,只有杨嫂憨厚地笑了笑,悄悄退出来了。

世事难以预料,庄子上那些信誓旦旦地要跟着“主”祈福的妇女,热衷了一阵,各忙各的光阴去了,唯独最初对这事嗤之以鼻的杨嫂,吃了药一样坚定地成为“门徒会”坚定的信仰者。

3

我也曾在高中会考时的一个黄昏,和同学在街头上转悠时,碰见有送“XX大法”书籍的人。那时候,气功正风靡全国。清晨,县城的湖边,练气走功的人,场面一点不输于现在的广场舞。送“大法”书籍的人斩钉截铁地说,“宝典”免费送,拿回家照着练习,不但百病不入,而且祸不近身——我们笑着转身离开了。

但我却见证了杨嫂走入邪途且从此不归的悲剧。

杨哥人老实,在县城工作,他把对象第一次领回来时,庄子上的老奶奶们对新人赞不绝口。杨叔生性严肃,杨婶话也少,家里整日寂寥,但只要杨嫂一回来,整个庭院仿佛开了明艳的花朵,邻居们的小孩们围着杨嫂,跟她要饼干、糖果,在农村,这些东西只有过年才能落到孩子们的舌尖上。

4

平常在老奶奶家聚点的妇女,只要听到杨嫂回来,都挤在杨嫂不甚阔畅的“高房”里,说说笑笑。平常寡言的大妈也喜欢杨嫂带来的氛围,脸上挂着自豪的笑容。

可十几年后,生病的杨嫂孤苦地躺在老屋的炕上,浑身浮肿,眼神空茫。有人进屋,她就忙忙“感谢神”。

看着她花白头发散乱地披在苍老的面容上。眼前不禁浮现出当年那个光彩照人的大眼睛姑娘。

杨嫂是怎么信上“教”的?听母亲说,是因为有一年杨叔家发生了一场变故,“传福音”的胖女人趁机带着她的“姊妹”一起来为杨嫂“雪中送炭”。“帮助”她渡过难关,自那之后,她开始信“神”了。

每次只要杨嫂回来,小孩子们照例围着她要好吃的,一个个欢天喜地。殊不知,杨嫂的行囊中,除了糖果,还有“传福音”的使命。

杨嫂在胖女人的带动下,和她的“姊妹”聚在院子里,兴奋地手持学习笔记,讲述各自的“真实体验”:“我”在夜里见到神的光了,“我”的姊妹祷告后重病痊愈了……“姊妹们”绘声绘色出一些体现神迹的事例,气氛肃然。

完了开始祷告。祷告完毕,胖女人开始一个个问:“脊背有没有感到发热?”

“还没。”

“那说明诚心不够。你呢?发热了没?”

“热了,你看冒汗了。”

“嗯,那说明神显灵了,神赐你平安。”

吃饭时,胖女人又要求大家向“神”祈祷生命粮,说求过之后家里粮仓中的粮食会增加。

饭后,胖女人带领大家一起唱“神歌”。离开时胖女人还一再叮嘱,晚上记得祷告,要不神会惩罚的。

农村人讲究实用,口头上的好处带不来多少实惠,没有过多长时间,庄子那些热心的妇女便对此失去兴致。

反倒是有见识的杨嫂,对“福音”愈发“虔诚”了。

信教几年后,杨嫂辞去了正式工作,大家都劝她,但她坚定地走上了“造福”的道路。杨哥看她执迷不悟,一气之下,离了婚,上了新疆。

大家劝她干点正经事。杨嫂豪迈的说,“那些都是人间的小事业,我要做的是拯救大家升往天国的大事业。”

没了正式工作,杨嫂干脆搬回农村,每天忙着四处去“拯救”大家。村民们各自忙着自己的光阴,懒得理会她。

5

杨嫂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们相继成了家,苦口婆心劝母亲弃邪归正,但杨嫂死活不听,渐渐她们一个个来娘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儿子从上小学起,大嫂就做足功课,成天灌输“神”的大能,监督儿子跪着祷告,甚至让他介绍同学来家里“拯救”他们。

有时儿子也会问大嫂,信“神”到底有没有用?杨嫂立即板正面孔,批评教育儿子:神的大能主宰一切,学校的那些知识,哪能比得上神的“拯救”神力。

看到儿子“与己俱进”,杨嫂到处夸耀自己的儿子是神的好儿女,将来一定是天国的人。

后来儿子高中毕业,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受母亲影响,在学校期间,他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传福音上,被学校劝退。回家之后不务正业,好不容易结了婚,孩子出生不久,感冒了,母子俩不让媳妇儿带孩子去医院看病,孩子病夭了。媳妇儿回了娘家,再没回来,儿子后来精神上出现问题。即便如此,杨嫂还说他是神忠诚的儿女,神会拯救他儿子的。

就这样年复一年,杨嫂兢兢业业地做着她的“拯救”事业

——拓展新成员:农村里留守的老年人、无所事事的妇女、残疾人,甚至学龄儿童都是她求之不得的“传道”对象。她俨然像一个重任在肩的“布道者”,粘贴在别人家门口,在冷言恶语中,“拯救”一家家村民。

有一次,我问她:“信神到底有那么好么?”杨嫂面露无限憧憬,慷慨地盛情描绘:“世界将面临二次毁灭,只要信神就会被拯救呀,就会被送往没有忧愁烦恼应有尽有的天国,那里金砖铺地,白玉做墙……”

任何事情都值得祷告:生了病,硬扛着说神会为他的子民祈福,那怕发烧烧得昏迷;生了口疮,她说是讲了不应该讲的话,触犯了神,要祷告忏悔……

杨嫂每天坚持祷告,身体却一天天坏起来,走起路十分困难。大家劝她去医院,她坚持说神会拯救她的。有几次她带病出门去拯救姊妹,但没走几步又返回,说自己心不够诚,神不让出门。

慢慢的,她实在病得出不了门,多时候只能闭着眼睛躺在炕上,蜷缩在炕角里,口中仍然念念有词。

自从杨嫂病倒后,从未见她的“姊妹”来探望过她。这么多年,要不是政府低保等各种照顾,她的日子都不知道怎么熬。反倒是当初跟她一起祈福的姐妹,早早脱离了“主”的恩泽,在科学技术的帮助下,搞养殖,种大棚(菜),一个个发家致富了。

杨嫂笃信的神,并未能拯救任何人。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